— 衣莝 —

【枢零】Harbor 上 (环游世界者 x 游轮上的主厨)

今天(0620)的枢零枢三题:烤肉 花朵 航行 拿来写枢零(喂 

算是开始尝试写瑠佳了吧……好难啊啊啊啊 

先开个坑后面慢慢扯_(:зゝ∠)_

————————————————

00.

 

早园瑠佳加快脚步小跑起来,一手拎着皮箱一手还要拽起裙角赶路的模样着实让她有些失了风度,可她若是再不快些,就要错过她的游船了。

直到跑得开始上气不接下气时她终于赶到了港口。她一刻不停急匆匆踏上舷梯,以为她会是哈博号此行最后的乘客,站在甲板上终于松下一口气时却差点被后面上来的人撞个满怀。

原来她还不是最末的倒霉蛋。

她和那人急忙互相致歉,却在抬起头时看到了对方胸口口袋里插着的玫瑰。玫瑰还未绽开,玫紫花苞呈现出了奇异的蓝色光泽,与她别在皮箱上的那枝显然是来自同源。

 

皮箱上的那枝玫瑰花苞——让她险些错过航行的罪魁祸首,仿佛因为脱离水分而开始发蔫。花瓣上已经有了些脱水带来的细小皱纹。

得赶快找到自己的房间将它插进水瓶中。

她向那人礼貌性打了个招呼要走,却被对方的模样迷住了。

那是一个优雅有礼的青年,深棕色的头发柔软地盖在脖颈上,暗红的眼睛里像是藏满了悲剧故事般印出淡淡的忧郁。锋利的脸部线条在下巴处变得柔和起来,让他看起来不易接近却又让人极想靠近。青年穿着合身而舒适的法兰绒衬衫,领口缀着刻有家纹的黄铜纽扣。若不是刚才的仓促稍添了些许狼狈,这确实是个完美的年轻贵族。

青年眯起眼睛笑了笑,同样向她告别后转身向客房走去。

她红了红脸,想这个男人的气质和她未婚夫的截然不同,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让人甘愿追随的无形气场。而自己的未婚夫,那个高大沉默的男人,总是被她于无意间遗忘在身后。

毫无魅力可言。

她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海风的咸腥气味闯进脑内,自由无垠的大海向画卷一样倏然铺展在她面前。

这才是她追求向往的。她要抛弃一切开始环游世界,忘掉那个只会默默保护她的男人,和拼命劝说自己让她早些结婚的父母。这里是第一站,在她踏上哈博号的甲板时,崭新的世界就在她眼前。

 


01.


晚餐时她又在餐厅里碰见了那个男人。男人独自坐一张圆桌,玫瑰依旧在他的胸前。他面前的餐盘尚还空着,厨师还没有将晚餐送上来。航行第一站,这条船的厨师总是要露个脸,献上这趟旅程最棒的第一餐。

早园瑠佳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询问是否可以坐在男人旁边,得到允许后满心欢喜地坐下。还没开口,餐厅的一角就传来了钢琴声。舒伯特的《小夜曲》。金发的琴师将它演奏得轻盈婉转,整个餐厅都安静了下来。

这支曲子是青年向心爱的姑娘倾吐内心深情的名作。年轻琴师陶醉地闭起眼,音符卷携着动人的情感从琴键上飘荡出来,像是真的在向某个听众里的幸运儿表白一般。

适时,主厨推着餐车走进来,在餐厅正中停下,悄然无声地将晚餐分派给等候已久的侍从们。

一时间烤肉的香气与琴声交织,海风从窗口吹进来,让人全部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和煦的海风、同行的年轻贵族、技巧高超的钢琴师、美味可口的食物,一切都显得太过完美。她沉浸在航程初始世界献给她的美景里,这可是比待在家里等着嫁给一根木头好多了。

 

“那么……年轻的小姐,是为什么一个人出行呢?”

瑠佳被身边人的声音拉回意识,她切着餐盘里的烤肉,毫不在乎地说:“为了逃开我的未婚夫,开始环游世界。”

“先生你呢?”她问。

青年笑了:“与你相反,我已经结束了我的旅程,来找我的未婚夫。”

“未……未婚夫?”瑠佳瞪大了眼睛,餐刀险些从手里掉下去。她看着男人笑得极安稳,心里偷偷叹气她自以为的浪漫邂逅就此夭折了。失落过后她却又好奇起来,企图顺着男人的视线找到他口中的未婚夫。那会是个怎样的人呢,与他一样有着好看的脸与举手投足间的贵族姿态,笑起来会和他一样充满魅力吗?会是……会是那个正在忘我演奏的钢琴师吗?

此时正值乐曲进入高潮,热情从钢琴师指尖流泻出来。可在她听来,里面所有的情绪都有了目的地,她有些羡慕地看着青年,仿佛在说有这样的未婚夫真棒啊。

 

青年看出她的意思,摇摇头示意她看向餐厅正中。

她顺着男人的示意看过去,只看到了面无表情站在餐车后面的主厨。主厨顶着一张冷冷的脸,紫色的眼睛就像冰凉的水晶,刀刻般的侧脸线条和他给她的感觉一样冷漠无情,和身旁这个温和有礼的男人完全扯不上关系的样子。

“那就是你的未婚夫?”她有些狐疑地问。

“嗯。”男人点点头,从盘子里插起一块烤肉放进嘴里,仔细咀嚼品尝。

瑠佳又看了看主厨,是有副好模样,只可惜是座冰山。倒和她的未婚夫有些相似了。这样一来,她便没了兴趣,索然无味解决盘子里的食物。身边的男人放下使用完毕的餐巾,离席向主厨走去。

“是什么力量让他在旅程结束后来找这样一个男人呢,”瑠佳戳着早已凉透的烤肉,自言自语道,“我才不会回去找他呢。”

她看着不远处男人将那枝紫色的玫瑰取出,放进了主厨的手里。

 


02.

 

瑠佳后来才知道让她差点赶不上船的那种玫瑰叫做路易十四,花语是钟爱的唯一。

游荡在她赶往港口必经之路上的鲜花小贩抱着一大捧这样的玫瑰,深紫色的丝绒花瓣上还落着未干的水珠,着实让她迷了眼。愣愣看了一阵想起就快赶不上船,这才匆匆买下一朵还未开放的,不顾风度地向港口赶去。

瑠佳将玫瑰养在了自己客房的水瓶中,玫瑰还没有绽开的迹象,可喝饱了水,整枝精神饱满地立在那里,沐浴在月光下。

此时他们正航行在无边无际的海洋上,外面的天气很好,皎洁圆月高悬海面,风平浪静,海风徐徐吹进房间,一派温和的景象。

她被这温柔催得出了房间走上甲板,远远看见在船舷上站着两个男人。屋外的光线很足,她认出是晚餐时的那个男人和他的未婚夫,可她没办法走上前去打声招呼,因为那两个男人正在月亮下面接吻。

她带着不小心窥探到别人秘密般的愧疚转身走向另一边,在经过几个休息的餐厅侍从时再次闯进了这个她本想退出的世界。那几个侍从正在谈论自家锥生主厨会不会和玖兰枢一起离开哈博号,因为都推测出了同样的结果而显得有些郁郁寡欢。

“你们说的锥生主厨是今天晚餐露面的那位吗?”她忍不住询问。

“是啊,”一个看起来与主厨年纪相仿的侍从趴在船舷的栏杆上,“锥生零主厨他,已经在哈博号上工作十年啦。”

原来那个男人叫玖兰枢。

“那你们怎么会这么肯定,主厨先生一定会跟玖兰先生一起下船呢?”

那位年轻侍从继续说道:“五年前呢,玖兰先生就要带着主厨一起走,主厨没有答应。这次回来肯定是要让主厨和他下船了。”

瑠佳觉得有些好笑,她想到了从父亲母亲的劝说下脱身的自己,问:“那主厨先生的意思呢?总不能违背他的愿望让他下船吧。”

这时一位年龄稍大的侍从开了口:“上次玖兰离开后,锥生差点就准备在下一个停靠点下船了。”

“但是呢?”瑠佳追问。

“如你所见。”侍从轻笑起来,显然是知道她刚刚看见的一切。



—tbc—

评论(6)
热度(22)
  1. 凉颀。 很喜欢此文字 slkqg class="clear">
LL 7 17
LL 7 17 LL 凉颀。 很喜欢此文字 sh66;h66meiruhua class="clear">
瓦在斯轌 5 li class="note like">
瓦在斯轌 5 li cl瓦在斯轌 凉颀。 很喜欢此文字 yayaer369 class="clear">
亚貺 s="2ote like"> 亚貺 s="2ote l亚貺 凉颀。 很喜欢此文字 flasq /im class="clear">封清 s=16:06 like"> 封清 s=16:06 l封清 凉颀。 很喜欢此文字 mpanmpan676 class="clear">芾 1 16:36 like"> 芾 1 16:36 l芾 凉颀。 很喜欢此文字 jintianchiyouzispao class="clear">界吃柚呀 1 14:56 like"> 界吃柚呀 1 14:56 l界吃柚呀 凉颀。 很喜欢此文字 lucky492 class="clear">lucky 1 14:3te like"> lucky 1 14:3te lucky 凉颀。 很喜欢此文字 yishuifumdnMh66 class="clear"> 1 l1 1 l1凉颀。 很喜欢此文字 y-mo0" sjpg_16x16x0x9
    1 class="note like"> 1 class="须臾 凉颀。 很喜欢此文字 y喜p> 萤火虚飞 1 cla1s="note like"> 喜p> 萤火虚飞 1 cla1s="喜p> 萤火虚飞 凉颀。 很喜欢此文字 kkjhnj凯莎 0="2:48ndlike"> 凯莎 0="2:48nd凯莎 荐"http://958795235.lofter.com/" title="-Paranoid- - 09/20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