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今晚的月色,真美啊(短完)

死亡冲刺成功——!七月份的混更ww 反正就……有点无聊和狗血_(:зゝ∠)_看着玩吧w

————————————————————————

01.

夜风拂过河面,吹皱了水中月。

玖兰枢在路上行走,路过一段河堤,此时月亮快要升到最高处,茫茫天幕唯那一轮明月点缀,皎白而孤独。他看到有个坐在不远处的男人,他走过去,经过允许后在男人身边坐了下来。

男人看起来漫无目的,他盯着河面,不知是在看河水流逝还是看那片破碎的月亮。

 

玖兰枢抬起头,皓月当空,银白月光撒遍了他们的全身。他的余光瞥了瞥旁边的男人,男人的银发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一时无话,整个世界只剩微风、月光、青草气味、夏夜虫鸣,和他们。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他像是被此情此景触动,不由自主地感叹道。

旁边的男人也抬起头,应了一声:“嗯,真美。”

 

02.

锥生零坐在河堤上,此时月亮即将升到最高处,月光在他的周身流淌。他好像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又好像记得。记忆十分的模糊,他却没有丝毫的着急。他静静坐着,看着面前流逝的河水,隐约知道自己大概是要见什么人吧。

而在这时,一个男人走到他身边,询问能否在这里坐下。他点点头,男人便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有些超出陌生人应该保持的距离。

男人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月亮,一时无话,锥生零看着水面上那轮被吹皱的月亮,耳边只有虫鸣与男人的呼吸声。都是些细小的声音,细小到像是整个世界再没有第三个人。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男人像是受到了触动,发出一声感叹。

他也不自觉抬起头,夜空里只有一轮明月,寂静又美丽。

“嗯,真美。”

 

零不在意身边坐着个来意不明的陌生男人,不在意男人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里看月亮。他什么都不在意,不在意他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不在意这之后他要去哪。

这理应很奇怪,可锥生零一点也不这么觉得。

男人又开了口:“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看起来不像是会好奇的人。”零的回答有些漠然。

男人不在意地笑起来,说:“人总会有些好奇心的。”

零有些介意地看了男人一眼,转回头继续看着河水,不想再理会。

“我来等一个人。”像是根本也没有打算等待零的回答,男人径自开口谈起了自己,“但他应该不会来了。”

“那你不走吗。”零随手在草地上摸到一块扁平石子,用力向河面扔去,石子在水面漂亮地弹跳几下,在轨迹尽头沉没下去。

“我会再等等他,再等一下。”男人也拾起一块石子向水面投去,同样留下几点利落的痕迹,倒是不像零的那颗飞得那样远。

 

零心里生出一丝得意的情绪,他顺着男人的话问道:“或许你再等下去也没有结果的。”

“大概吧。”男人落寞地笑了起来。

零有些于心不忍,却又不想再干涉似的躺下,双手交叠枕在脑后,扑面而来的月光像是有了温度,温凉地覆在皮肤上。月亮就快要升到最高处了。

一定不会有结果的。

零在心里默念。

 

“我有一个妹妹。”男人忽然开口。

“嗯?”

“在这样温柔的环境下,不由自主想起了她。”男人低下头,像是陷入回想般轻笑起来。

“你好像很爱她。”零对这个固执又没话找话的男人厌烦起来,像是一心要把男人赶走,他说,“她应该在等你吧,你还不回去吗。”

“有人替我陪她,我还要再等一下。”

“那你等吧。”零心一横眼一闭,企图让自己睡着来避开这个男人的喋喋不休。

 

“这位先生你呢?有兄弟姐妹吗?”然而男人并不打算放过他,执拗地将话题引到他身上。

零轻轻啧声,翻了个身背对男人。

可他依旧能感受到男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执着又强硬。

他在心里叹气,闷闷地说道:“我有一个弟弟。”

“双胞胎?”

“你怎么知道。”

“只是希望自己也是这样,擅自猜测了,”男人的语气里有些羡慕的情绪,“一模一样的话,少了一个也不会让人太过伤心呢。”

 

“不是!……不是这样的。”零像是被激怒般猛地坐起身,却又突然萎靡下去,只发出些喃喃声。

“你会让他……”他犹豫着开了口,“不,你会让她……变成最痛苦的人。”

“你快回去吧。”

 

话音落下,河面上生出浓厚的白雾,像是从河底悄然升起一般笼罩了整个河面。在白雾之中,一艘小船静静驶出,船头上隐约有个持桨的人影。

零抬起头,看到月亮正好升到最高空。他要见的人来了,他心里兀地出现这样的念头。

 

03.

玖兰枢又一次看着零登上那只小船。可他既无法让零停下,也无法就这样随他而去。

零登上船,在将要行远时像是下了极大决心般向他挥了挥手,喊道:“玖兰枢,回去吧。”

可这句话,玖兰枢已经记不清听过多少遍了。

 

他站在河堤上目送零的远去,向来时的路走去,回到起点,重新开始。

 

夜风拂过河面,吹皱了水中月。

玖兰枢在路上行走,路过一段河堤,此时月亮快要升到最高处,茫茫天幕唯那一轮明月点缀,皎白而孤独。他看到坐在不远处的零,他又一次走过去,经过允许后在零身边坐了下来。

玖兰枢抬起头,皓月当空,银白月光撒遍了他们的全身。他的余光瞥了瞥旁边的零,零的银发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一时无话,整个世界只剩微风、月光、青草气味、夏夜虫鸣,和他们。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他像是被此情此景触动,不由自主地感叹道。

零也抬起头,应了一声:“嗯,真美。”

 

04.

他终是要从这循环往复中跳脱出来的。他其实早就等到想要等的人了。

可他就是贪恋着这一句,在零还活着时一直没有机会说出的一句。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我爱你。)

嗯,真美。

(我也是。)




Fin.


已经忘了上次打fin是什么时候了哈哈哈哈(你的良心不会痛吗x

评论(9)
热度(21)

2017-07-31

21

标签

枢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