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Unfastened 中

有点狗血了起来……
——————————

02.
零站在病房的卫生间里一圈圈拆开脖子上的绷带,露出脖颈的苍白皮肤,那上面还留着一大块狰狞的咬痕。
他细细看着两个獠牙撕开的血洞,伤口周围的淤血像是消去了些。
仍然没什么实感。
或许是玖兰枢的话莫名安慰了他,他看着这个理应改变他命运的痕迹,大脑却自动将它们与日常任务带来的那些不值一提的伤疤归为一类。
可他为什么就能这么相信那家伙的话呢,那个被黑主请来与协会谈判的吸血鬼,处在对立与合作间灰色地带的猎人的目标。
话说回来,黑主呢?以前在病床上醒来,零永远会被一张猛然冲到眼前的哭丧脸挑战心脏。可这次他已经能活蹦乱跳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黑主连一句问候也没有传达给他。
零将最后的东西——那副纯银耳钉——从抽屉里取出,轻车熟路给自己戴上,然后走出病房。

根据任务书的情报,他的新目标最近三天一直在海边城堡及周边活动,没有再扩展活动范围。看来是转变还未完成,行动能力受限,他得抓紧时机快些动作,否则转变一旦完成,事情就会变得不好收拾。
同时,他也这才知道,他已经睡了三天了。

三天足够很多事情改变。
足够他曾经的同伴变成他的目标,足够一个新生的吸血鬼制造一只手数不过来的悲剧,甚至足够让人类接受眼前的悲剧。
拖得太久不是什么好事,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同事被咬最后不得不亲手了结的情况了,这次的不同只是被咬的多了一个他,且他还被玖兰枢奇妙地安抚下来了。
他不太记得上次任务结束他是怎么回来被丢进医院的,最后的印象停留在了他回头发现少了个人时的错愕。这下玖兰没说太多,黑主又暂时不在,他只能靠自己去寻找答案。

回到公寓,零第一时间准备起了再次出任务的装备。
镇子里的在职猎人太少真的是件很麻烦的事。本来能帮他分担些工作的同行这下反而给他增加了工作量。
零觉得可惜。
零不是个热衷于交际的人,与这个猎人也并没有多好的关系,充其量会在一起远距离监视目标到无聊透顶时分出些注意,去听猎人哼唱新写的曲子,然后在其对这种监视行动的毫无意义进行抱怨时闷闷嗯一声表示赞同。这是个与零相比,十分热衷生活的人。零甚至偶尔想如果没事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同事,至少还能为这个世界留下些有趣的旋律。
毕竟,从几年前锥生家遭吸血鬼报复以来,支撑独活的他继续走下去的只剩下血债血偿的恨意。而在完成自己的复仇后,他世界的支柱一下子垮塌了。
他还可以做些什么呢?似乎也只剩下继续做猎人养活自己这一件事了。

零用干燥柔软的清洁布拭擦血蔷薇的枪身,又再次检查弹夹确认弹药充足,最后确认一遍任务书上的情报,决定在天将破晓时出发,这样到达目的地之时应该是正午,夏末艳阳当空,正是一天中新生吸血鬼最虚弱的时间。
于是他便有了几个小时的余裕,可以让他做足心理建设狠下心与同事作别,确保在枪口对准目标时不会因为心软而射偏。

这便是他的选择,做个完全根据协会任务行动的刽子手,在将来干掉上门报复的吸血鬼或者被干掉,究其一生与这种嗜血野兽较量。

在完成复仇后,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在认识玖兰枢之前,他似乎只剩下一个选择,而现在他能够为这个选择做下合理的结束了。
前提是,玖兰枢与猎人协会的协议能够顺利谈下来的话。


03.
玖兰枢再次走进这间令他不适的会议厅,在黑主灰阎身边坐下。

这里是猎人协会内部的独立建筑,以压制吸血鬼的阵法为根基修建,大理石镶嵌黑曜石的地板上漫散着穿过四周落地窗的阳光,房间里一切可用金属包裹的部分都被纯银完美覆盖,阳光的暖色与银色交织,看起来似乎更应该撤走长桌摆上一支乐队,让男男女女身着华服相拥起舞。
在场的却皆是严阵以待的猎人们,他们脸上写满了警惕,监视着玖兰枢的一举一动,时刻就能抽出腰间填满了银弹的手枪把任何图谋不轨者打成筛子。
唯一像是属于这间宴会厅的玖兰枢,他穿着剪裁合身的天鹅绒西装,夕阳余晖在他身上留下柔和的阴影,也使他领口衬衣处金线勾勒的蔷薇发出淡淡光芒。他步伐稳健,不卑不亢地走进来,柔顺的棕发堪堪盖过后颈,睫毛的阴影落进酒红瞳仁。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仿佛世界崩塌也无法让他动摇,可又使人觉得,只要他愿意,可以邀请到世界上最不愿意伸出手的舞伴。

而玖兰枢此时却被黑曜石、阳光与无处不在的银骚扰着。
这栋建筑生来就是为了给吸血鬼不快活,似乎如果这建筑有了生命,恨不得把正处在其中的玖兰枢消化得连渣都不剩。
玖兰枢在落座前为他的迟到说了声不好意思,正对面的妆容精致的男性会长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开始谈起了协会这边的条件。

协会的要求很简单,和上次谈判玖兰提出的要求一样简单。
以小镇南面的针叶林为界线,剩下的吸血鬼与小镇上的人将领地划分开来,吸血鬼可以合理购买人血或寻求其他替代品,彻底远离小镇上的所有人。
玖兰枢作为血族的王来参加这次协商,提出的要求也仅仅是希望吸血鬼可以变成人类的传说故事,不要再与人类产生瓜葛。

血族是在前些日子与猎人协会总会谈判后选择在这个小镇活动的,然而到了当地部分不易管教的吸血鬼便惹了事,接连咬了几个猎人,而被同化的猎人又被本性控制伤害了更多人。小镇上的协会分部本就人手不多,这下只得奋起反抗,在退休会长黑主灰阎的拼命劝说下才答应谈判,为人类和血族双方寻求共存的方案。

黑主作为这次谈话的中间人,向吸血鬼抛出了人类的诚意:将会有一支正规的血液销售渠道提供给吸血鬼。
他也替玖兰枢传达了吸血鬼最新的诚意:他们已经找到了媲美人血,甚至优于人血的代替品,来填满他们永不满足的欲望。

这是个重磅消息,对于协会长而言。
哪怕已经在谈论两个种族的和平共存问题,他仍然存有以血液控制那群怪物的侥幸。而现在玖兰枢告诉他,吸血鬼找到了替代品。
他迅速收拾起眼里的惊愕,要求玖兰枢对所谓替代品进行解释,被玖兰以信息不在身边礼貌拒绝。
谈判一时受阻,双方都沉默下来。
眼看谈判就要在沉默中毁灭,黑主及时掐断炸弹引线,提议结束会议待日后再谈。

“黑主先生,”玖兰枢坐在轿车后座,看着向后疾驰而去的街道,忽然发问,“你知道吸血鬼为什么如此贪恋人类的血液吗?”
“作为人类,我恐怕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呢,枢君。”黑主灰阎紧握方向盘,从后视镜里看了眼玖兰枢,不知想起了些什么。
玖兰同样回看过去,目光在后视镜上与黑主交汇碰撞,

“你明明知道,不是吗。”




—tbc—
为什么我能补那么多自己都记不清楚的设定进去啊摔(x

评论(2)
热度(17)

2017-09-06

17

标签

枢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