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云深(架空/中学时代/短篇完结)

00.
玖兰枢自己也不清楚,在眼前这片氤氲如云雾的粉色中,他看见的是樱花树下的锥生零,还是零身后漫天飘落的樱花。


01.
“锥生君……锥生君?”
锥生零被从梦中唤醒。
向敌人帅气的最后一击被扼杀在半路,零努力抬起眼皮,视线正对上年轻的国文老师饶有兴趣的表情。

国文课是这一天的最后一节,也就是在一天精力耗尽之际的良好催眠课。

青春期的男孩子们,就像春季拔节的麦子一样纷纷将手脚伸长伸展开来,脱胎换骨成另一幅成熟而新鲜的模样。而快速成长带来的生长痛,与泰山压顶般的升学压力,成为在过去的数个夜里耽扰锥生零睡眠的罪魁祸首。
上课铃响过后几分钟,锥生零看了会儿窗外天空里悠然飘过的红霞,悄无声息低下头,伏在桌上安稳睡着了。

“请重复刚才提到的俳句可以吗?老师很想亲自了解一下,锥生君是否真的拥有传说中睡眠学习的能力呢。”

四周窸窸窣窣的轻笑响起,老师满脸的调侃神色,像是对同伴的恶作剧。
为了调节升学前的紧张空气,此时正在做一些正式课程之外的文学欣赏,哪怕锥生零一句话都答不上也没有关系。毕竟是,那种,你能想到的。

对优等生的纵容嘛。特别是在这种时候。

而锥生零确实什么也说不出,他满脑子还沉浸在刚刚梦中激烈而险象环生的枪战中,不知道自己在混战中的最后一枪有没有打中目标。
他沉默地站起来,哑口无言地张了张嘴,目光有些茫然地落在面前憋笑的年轻老师身上。其实也只是为了叫醒他而已,哪怕凭他的成绩直升东京市立高中完全没问题,该给国文课的面子也还是要给。
再过几秒,他就会得到特赦可以坐下,睁着眼睛睡觉(划掉)听完之后的课。这事他不是第一次犯,整套流程他已经再熟悉不过了。

“我庭小草……”可这时,他的左下方却传来了小声的提示,“我庭小草复萌发……”

鬼使神差般,他跟着那声音开始复述起来。
“我庭小草……复萌发,”

“无限天地行将绿……”
“无、无限天地行将绿。”

“年少时……”
“年少时曾问旅路,百年后只见云深。”

碰巧是他知道的俳句,锥生索性自行抢答,在国文老师的点头示意中安稳坐下。
他向左边看去,同样可以直升市立高中的班长玖兰枢正一本正经做着笔记,仿佛刚刚小声提醒的人不是他。


02.
“零。”
在放学铃声带来的一片混乱中,一个声音清晰而有针对性地落入锥生零耳中。

零没停下手上的事,边收拾那个没什么内容的干瘪书包边扭过头去看左边那个声音的来源。

“零最近的睡眠似乎让人担忧呢。”班长玖兰枢一本正经地说着,话语中的关切就像他面对的是任何一位遇到麻烦需要帮助的同学。
可锥生零偏偏从那张带有关切之色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笑意。

“不劳烦你的关心了,班长。”在称呼上故意拉长了调子,话语里透露出的拒之门外只有傻瓜才听不出。

“零不会是因为升学压力而紧张的人呢。那是因为让人躁动难安的青春期吗?青涩的爱情触动?”可玖兰枢仍是继续问了下去,这下是真真切切面带笑容了,就像是思维向着奇怪的地方发散开去。

“你说什么呢……”锥生零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我怀疑你这里有问题——这话他恨不得写在玖兰枢的脑门上,“我只是长……”零的话音戛然而止。他忽然想起早晨在教室门口碰到玖兰,惊觉玖兰枢已经在青春期的较量中略胜他一筹,稍微比他高了一点点。
很可恶了,明明以前一直都是一样高的,甚至有过那么一段时间,他还稍稍高过玖兰一些。

玖兰却是领悟到什么般点点头:“是生长痛呢,扰得人睡不好觉,对吧,零。”

是是是,零点头如捣蒜。
他敷衍着玖兰枢的装模作样,加快了收拾的速度。毕竟,由着玖兰枢的话题自行发展下去,他再不快点离开的话,那几句话就要来了。那句带些小骄傲与得意,玖兰枢式得瑟的话。

“我好像……”

完蛋。

“……比零高了一些呢。”

以及零永远无法静心听下去的下一句。

“这样看,零还真是有些可爱了。”

零重重啧声,他不服气地瞥了眼玖兰,低头继续整理座位。书包内容不多,是因为他的大部分教科书都扔在了教室,强迫症如锥生,每天还是需要花些时间将书都齐齐整整放在课桌里,顺便清出几份被偷偷塞进来,却不会被打开的粉红书信。
临别前的告白,也只是女孩子们鼓起勇气为自己脑海里的暗恋画下的句点,如释重负的告白,对被暗恋者并没有什么意义,零想,所谓分别前的相恋交往亦是,都只是在对自己的心告别罢了。

“今天也一起回家吧,零。”玖兰枢拉上书包拉链,站起身来。
介于少年和青年间的挺拔骨架,就像一棵春天的树一样,被萌发新叶般的生机包围着,周身都是植物生长的气息。


03.
回家途中,迎面便是悠哉流过的漫天红霞,和种在道路两侧的氤氲樱花,如云霞般和天空的橙红远近交织。

“知道吗,零,”玖兰枢同过去无数个下午一样,走在锥生零左侧,“今天那两行俳句的意思。”

锥生零不语。

“年少时曾问旅路,百年后只见云深。”玖兰轻声重复着他没能给零提示完的两句诗,抬头看着路两旁的樱花。

明明没有风,却有几片花瓣离开了枝头,慢慢地、慢慢地飘落下来。即使地上已经铺了满满一层的樱粉色,那些樱树依旧开的烂漫极了,就像是花瓣源源不断地从枝间溢出来,永远不会枯萎凋落似的。

“零,”片刻沉默后,玖兰枢轻轻问道,“高中去哪里读,你做好决定了吗。”

“我……”零的脚步停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时间樱花的香气充盈着他的肺部。他像是做下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决定:

“我要留在这里。”

“是吗。”玖兰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是。”

一时无话,一阵微风吹拂,仿佛全世界的樱花都在此刻纷纷扬扬落下来。

“零。”

临别前的告白对被暗恋者是无意义的。零以为自己明明十分清楚了。

“樱花,真美啊。”


04.
我庭小草复萌发,无限天地行将绿。
年少时曾问旅路,百年后只见云深。

玖兰枢在之后的无数个夜晚都会想起当时零的表情。
明明一脸嫌弃地皱着眉,可紫色眼睛里却满溢着似水波晃动的情绪,又像是,天上的星星都坠落进了他的眼里。

玖兰枢知道当时零会将那些信件收下,小心地处理掉,却从没看过任何一封。
临别的告白,有什么意义呢。
可他就怕自己,百年后只见云深。

零身后是漫天的樱花。与他擦肩而过飘落下去。
玖兰枢也不知道,他是否也是在和自己的心告别。就如零曾说过的,只是为那段情愫画下句点罢了。

但在下定决心告白后的瞬间,在他与零在归家的分岔路口分道扬镳时,本应有的如释重负感,却为什么迟迟没有来呢。





Fin.

“我庭小草复萌发,无限天地行将绿。年少时曾问旅路,百年后只见云深。”正冈子规的和歌,年少两句大概是说年轻的时候还有心力勇气踏上旅程,垂垂老去后就无法行进只道云深了,就粗暴地当作“年轻时还有勇气面对感情,将来恐怕就表达不出了”这样吧(你x

玖兰告白“樱花真美”那里是捏他“月色真美”

就是想写临近毕业分别,青梅竹马那种说不清的暧昧(???)和最后分别时感情达到顶峰却又因不能在一起而隐忍的表现吧(???)

所以我在写些什么……本来是要发糖的…怎么又捅刀子了……ლ('꒪д꒪')ლ

评论(18)
热度(57)

2017-10-12

57

标签

枢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