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扳机

#旧文##小段子一枚#


One.

    〖Scared.从没怕过。〗


    “呐,零。”他仍旧是笑着的。


     虚伪。


    食指扣上血蔷薇的扳机,只需要弯折一下第二指节,银弹就会在食指的动作下冲出弹道卷夹起浮在空气里的细小尘埃,划过近乎笔直的轨迹刺破对方的胸口直击心脏,在胸口“噗”地开出一朵血花喷洒出温热血液,染红对方礼服上以暗紫丝线绣出的蔷薇。

    整个过程甚至会快过女孩子错愕地转过头的一瞬。

    

    只要能射中心脏,杀他轻而易举。

    他是知道的。


    他用食指指腹摩娑了一下扳机,本该是冰冷的金属触感此刻已经被自己的温度浸得有些温热。


    他俯视面前坐在沙发上嘴角噙笑的优雅男人。男人眼里仍是一贯的清明。


    “有什么遗言就快说,”他嗤笑一声,带些嘲讽,“不然就没机会了,玖兰枢。”


    “零还真是绝情啊,”玖兰枢口气轻松地像是在看一场闹剧,“你舍得我死吗。”

    他抬起头,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眼里浸润着恨意。


    “你不会开枪。”甚是笃定的语气,像是做下一个论断,“你很紧张。”


    “紧张?”男人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勾起唇角,深紫眼眸微眯起来,“向嗜血的野兽开枪,我紧张什么?”尾音有些不稳。


    指弯分泌出薄薄一层汗水,扳机的触感变得有些滑腻。


Two.

    〖Farce.从来都不是闹剧。〗


    玖兰枢看着对面与自己对峙的男人,兀地冷了脸。


    “看来这次,零要玩真的是吗。”话里的温柔褪尽,血红眼瞳暗下来。

    

    他看着近在眼前的银发男人。


    零带着些迟疑的情绪暴露在紧抿的嘴角。


    “够了,”玖兰枢有些不耐地扬起手,“就算是闹剧也该结束了。”


Three.

    〖The Fact.事实是……〗


    锥生零看着面露不耐之色的玖兰枢,食指不觉压紧了扳机。


    “该闹够了。”说话的同时玖兰枢站起身劈手夺了银发男人手上的血蔷薇。男人一贯地没有反抗,只是又抿了抿嘴,“嗤”了一声。


    拇指玩味地擦过扳机,被汗水沾湿的滑腻感证实了玖兰的论断。


    “有必要么,这么紧张。”玖兰枢将枪扔到先前坐过的椅子上,抬起右手捏住男人削尖的下巴,毫不犹豫地吻上去,一路攻城掠地吻得男人有些发晕。


    “我说,零,”吻罢,玖兰郁闷地咬着零的下唇,声音有些含糊,

    “你到底在紧张些什么,”带些埋怨的意味,“我保证今晚轻一点还不行吗。”


09/07/2014

评论(8)
热度(33)

2015-05-25

33

标签

枢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