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一生一程 #第二天 04.

真是过去了很久的第二天啊…


------------------------------

04.

“你确定知道做法么。”零站在玖兰身边看他洗土豆,语气有点儿担心。
毕竟是第一次做。零看着他准备,夕阳残存的温度照在他身上,有些热。
如果还是昨天的天气就好了,零见着玖兰的额头,像是被这温度蒸出了薄薄一层汗。夏季天气多变。昨天还是小雨,今天这个时候夕阳已经将从天而降的所有水汽蒸发。
厨房窗户开的位置不是很好,偏向西边,晴天正午之后阳光就会从窗子一点点爬进来,将整间厨房烘得很暖。冬天冷阳当空,倒是没有什么影响,夏季可就不同,果蔬若是不小心遗漏在外面很容易因为高温腐坏,做饭的人也不得不在这高温下继续烹制热热的饭菜。
零四处看了看厨房——厨房不是开放式的,所以无法分享到餐厅里的冷气——考虑着让玖兰在什么地方装个空调,以后他自己用起厨房就舒服多了。毕竟今天在超市玖兰枢可是自己、亲口说,“以后还是我来做饭吧”。
虽然零当时并没有答应。听完这话他就在默默考虑自己明天给玖兰做什么料理了。
零百无聊赖地看了看厨房——这个刚搬来时很在意却没有什么时间使用的地方。现在最紧张的时候已经过去了,零不想一直让玖兰把时间花在这里,毕竟他还有很多很多工作要忙。

今天在去超市的路上玖兰接到了一条的电话,玖兰开车不方便接就让零开了扬声器。
一条轻松愉快的声音,“枢,零君的高考结束了吧。今晚我和更有约,再推掉估计下次她要直接拿酒精灌我。旷工一个月了,明天快回来工作吧~”
玖兰听完嘴角抽了抽。他瞥了眼旁边的零,果不其然对方一脸的“一条真可怜”、“压榨下属的黑心上司”、“我还以为我在学校的时候你去工作了”的表情。
好吧,玖兰投降。
“一条,下周你休假,这一个月辛苦你了。”平心而论,玖兰也不想让一条这么辛苦。但和工作比起来他还是会选择更重要的东西。可是为什么“我还以为我在学校的时候你去工作了”,玖兰并不想承认看书(包括零放在家里的课本)是一件会让时间很快过去的乐事……
所以啊,晚上一条才能神清气爽地和更喝酒聊到凌晨两点。

零看着篮子里增多的蔬菜,番茄洋葱土豆胡萝卜辣椒。特别是番茄,红红圆圆的一大颗,被清水冲洗后,表面只余下几颗水珠。夕阳正好照到窗台,水珠反射出夕阳的光晖。
玖兰将蔬菜连篮子抖了抖,把残留的水珠抖掉,腾出一只手笑着蹭了蹭零的脸颊,“当然知道啊,不然怎么给你做呢。”
他倒是也不隐藏,走出去拿来丢在餐桌上的手机解锁点开邮箱,把几小时前收到的邮件打开递给零,轻笑了一下,“不算是商业机密,厨师也给了挺多建议。”
零认真地看着那料理单子,随口问了一句,“你喜欢吗?”
“什么?你?”玖兰正在处理食材,听到他这话切菜的手停了停,不由自主地微微笑起来,“当然喜欢。”
“……”不想理他。零兀自按了home键退出来,随手将手机放到窗台上,“加油吧店主,要是做不好可是砸了自己的牌子。”

当玖兰把蔬菜汤从厨房端出来,零靠坐在客厅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闭着眼,好像是睡着了。
玖兰放下碗,轻轻走过去低下头看着零。他不知道零是不是睡着了,还是只是在小憩,只是觉得他的零睡着的脸就像一件精致的瓷器一样,带着细致又温润的触觉。只要再向前一点,玖兰就能吻到他。
他有些诧异自己已经离得这么近了零却还没有一点儿反应。他想起了刚认识零的那段时间,那个警惕、淡漠却又小心翼翼的男孩子,他睡眠很浅。不管睡了多久,只要一有人接近他就会马上醒转过来,用带着抗拒的漂亮眼睛看着你,冷冷流光。如此敏锐又敏感,他就像是永远不会在人前睡着,像是每一次入眠都只是一次假寐。

玖兰看着零,那一瞬间心里动了一下。他凑近零的嘴唇,以唇相贴。
呼吸交汇,零皱了一下眉毛。玖兰正细细打量细密的睫毛,没有防备一双眼睛睁开,莹莹的深紫色瞬间占据他的全部视线。
玖兰兀然屏住呼吸。
实在太漂亮了。

零还带着点刚醒来的茫然,下意识回吻了一下,后退了一点离开玖兰的嘴唇,“蔬菜汤,好了吗?”
玖兰抬手抚了抚零的嘴角,像是叹息般笑了出来,“你会喜欢的。”

饭桌上玖兰一手撑着下巴看着零咽下那口蔬菜汤,顿了顿回味,垂下眼睑又舀起一勺后,一下子放松下来,终于执起筷子,与零一起分享渡过人生又一程后的第一顿晚餐。

评论(8)
热度(8)

2015-06-15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