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一生一程 系列之二 04

-有些无趣的过渡章……
-这种飘忽不定的更新长度(゚ロ゚)
—————————————————————
04.

玖兰能觉察到零心理的变动,虽然之后零在餐桌上坐好安安静静吃掉晚餐,后接过黑主递给他的崭新教材,安安静静进了房间打开灯关上门,再也没有别的回应。
除了沉默外与之前似乎判若两人。
但玖兰知道零现在心里蛰伏的猛兽正在为下一次的咆哮蓄力。不过他现在应该关注一些别的事情。
“黑主,你是打算让零在黑主学校就读吗。”玖兰正在收拾干净的餐桌上给优姬辅导功课,随口问了句。
“嘛嘛,枢君,这种时候就应当叫我一声理事长啊~”黑主扶了扶眼镜一脸正经,“毕竟你也是黑主学校走出的精英学生。”
玖兰给优姬指出题目里的关键之处,听见而没理他,径自道,“零的年龄应该是读初中一年级,但这么小的孩子,不考虑让他回家吗,”玖兰顿了顿,再开口话里已掺上了一点点嘲讽和悲哀,“已经懂事的孩子在举目无亲的地方可能长成什么恶劣的样子一点也不奇怪。”
他自己正是这样的牺牲品。

黑主叹了口气,这样的可能他当然知道。但锥生家的旧识除了绯樱外几乎全数都在日本,将零接过来也方便照顾他,当然前提是只要零愿意放下过去,在这里便也不算是孤独无依。因而黑主在飞去美国见到坐在病床旁一言不发的零时,决定便已经做下。
进入一个全然的新的环境,对零来说或将是完全脱离原来生活的捷径。但捷径往往伴随着风险。黑主心知肚明。直接将零从过去撕裂出来,血腥伤口或者痊愈或者恶化,他从绝望之神那里归来的胜率是百分之五十,而继续留在那般环境中,黑主很难保证零会成为怎样的人。

“只要能给零他所需要的东西,这里也能成为零的家……或许吧。”黑主摇摇头,担心地看了看零房间的方向。
玖兰辅导优姬做完最后一道题,伸手摸了摸自家妹妹的发顶,。自己与优姬自小便在一起,而优姬的想法他也渐渐觉得不能完全明了,更何况是零的。黑主又如何知道零需要的是什么呢。
想到这玖兰方才记起,在黑主将零接回的第一天,他就将蓝堂家心理医生的联系方式给了黑主一份。蓝堂推荐的人选,不用去预约随时都可以开始干预治疗,如果零需要的话。
话虽如此,玖兰其实是将决定权交于黑主,如果黑主觉得零需要的话。
那个男人敏感而感性,虽然由此可能带来过度的关注与同情,但也正是这种过度,能够让黑主密切注意零的情况,而黑主过度的感性——玖兰知道的——一般其表露都建立在对老友离世的巨大悲痛上,因而在黑主在医院接到玖兰和懵懵懂懂的优姬时,脸上的悲伤神色让玖兰再也不愿主动想起。那是失去至爱之人的神情,而那时玖兰对他的发现还一无所知。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黑主的感性让这个男人更加敏感。他会及早发现零的问题,任何问题。而玖兰正宁愿让心理医生早一点进行干预。零是他的光,他靠着零让自己前行,却从来没有接近过这份光亮。因而他理解却不了解零,在这种时候他愿意去相信一个心理医生,虽然他对这个身份的人并无好感,至少是在那一年的一些事之后。

“医生呢?”玖兰冷不丁向黑主提起,他以为最好的时候是零到这里一两天后,然而现在已经过去一星期。
“啊,这个。”黑主取来被他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打开日程表,“你看吧,枢君。”
第一次干预治疗在明天,正是周日。
“第一次治疗在零入学的前一天,我希望可以将这个阶段作为起点。”黑主伸手将日程往后翻,已经被安排到了假期,一场为期半年的治疗。
“医生对这一个周对零的情况应该得到了一定的了解,”黑主从玖兰手上拿回手机,退出,点进信息,原来这一周以来黑主一直在与医生联系,将零的情况尽量详实地传递过去,“医生的建议是待零稍微适应后再进行治疗。”
说到这里,黑主脸上浮起一丝难色,“其实说到这里,枢君,零遇到了一些问题,希望你能帮忙。”
“什么忙?”玖兰抬头看着黑主,干脆果断。

当零在周日中午拉开房门时,他看到玖兰枢就在外面客厅的沙发上,听见开门声转过身对他笑了笑。
零对这个男人的印象仍然没有改变。男人虽并未触及到这过去,却轻易用几句话让零的心绪无比杂芜焦虑——虽然这并非玖兰的意愿。而在零的眼中,男人与这灰暗世界融合混杂,成为他难以分辨出的灰霾。

“早晨担心你还在睡,我想中午会是个好时间。”玖兰站起身,理了理衣袖,“今后每一次与医生的会面,零,我都会陪你一起的。”
零并不愿意相信这个男人所说,他觉得男人说得过于轻易。轻易许诺,通常都无法实现。这个男人不能相信。
然而此时零还不知道的是,玖兰确实是会轻易许诺的男人但无论何种诺言,一旦由他说出,无论如何也会去达成。

这是玖兰与零之间的第一次约定,且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TBC-
我觉得每一章的长度应该统一一下了=-=上一章八百这一章一千七OTL
Yooooo~这次是真的撒糖啦(≥▽≤)/之后会慢慢撒糖进去 这俩货最后甜成什么样子看过系列一的大家都是知道的 所以不要担心~该有的糖一定会有的_(:зゝ∠)_

评论(5)
热度(7)

2015-07-17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