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一生一程 系列之二 05

05.

零的治疗并不在医院,而是在医生自己的诊疗所里。距离黑主家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玖兰带着零大概花了两个小时才到达医生的所在地。
玖兰在出门前大致估计了一下路上会花掉的时间,“嗯……时间有点长。”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摘下给零围上。
虽然今天放晴,但冬日里的阳光实在苍白冰冷。玖兰看着零脖子上自己的围巾,在那一瞬间总觉得自己像是在对待优姬。与优姬年龄相仿的零,过去温暖得像深春日光一样的零,总是让玖兰觉得是“应该被宠爱的孩子”,这样的存在。
然而在玖兰将围巾围上时零意料之中没有什么反应,眼睛里没有光彩,还有些精神恍惚。
玖兰当然是注意到了,但现在就是这样状况,若是提前几个小时可能会更糟一些吧。玖兰自己确实是挺早的时候便醒来了,他在这几年来无论寒暑一直如此。但昨晚虽然他没有细看,零双眼下浓重的黑色仍让他有些在意。零在失眠,显而易见。他能猜到在夜晚的黑暗里那些画面会将零拖进怎样的深渊,痛苦无助难以自拔,他也并非不知道。因而他才会等到中午才前往黑主家,希望在见心理医生之前能多给零留一些休息的时间。

而至于这位心理医生,玖兰是认识他的。
虽然最初从蓝堂那里得到姓名与联系方式时,尚不能记起仅觉得有些耳熟,后将能查到的东西彻底翻出来后才想起这正是八年前对自己进行治疗的医生。
八年前一条家找来的医生,对自己做了整整一年的心理调整。而在这期间,令玖兰在意无比的是,这一年里,玖兰无论如何也没法发掘出医生身上潜藏的东西。他确信这个医生与他的父母、甚至是黑主绯樱在内的上一辈有所联系,但就算他穷尽气力,毕竟还是年纪尚小的孩子,手段人脉并不广。而最终也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从这一点上来说确实让他有些失落与懊恼,但医生对他的辅助却真真切切对他产生莫大的助力。虽然玖兰始终认为自己是个十分恶劣的人,如果不是在那般环境下,他本可以选择变得更轻松和自由,但相比这些遗憾,他更愿意先适应世界,再改变世界。
到了今天,他确实改变了他的世界——利用医生的辅助,却也因此可悲地长大成为如此恶劣之人。
但无论如何,他即使对这个教给他如何分析揣测对方甚至击溃对方内心的医生没有哪怕一丝好感,对医生的职业能力之强却无法否认。
因而他愿意再利用他,来帮助零走出这段过去。
这是玖兰的光,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熄灭。

虽然和医生相处了一年,但一直是医生来到玖兰的住处为他治疗,诊疗所玖兰从来没有来过。
这间诊疗所是独门独户的小别墅,灰与白的主色调,两层楼高。一层几乎是一圈的落地窗,有一小片绿地把小楼围起来,靠近小楼的地上还种着些灌木,在这个寒冷的季节仍生长着墨绿的叶子。玖兰没有仔细看,只觉得是些到了季候就会开的花儿。
这样打量着靠近,玖兰想象苍白一片的诊疗所装修,然而透过落地窗看到的让他有点儿惊讶,倒不是惊讶于医生不错的品味,而是他们一进门扑面而来的融融暖意,到处弥漫着浓重的生活气息。
房间一侧办公桌上随意翻开的书、夹在书页上的自来水笔,桌后皮革椅背上随意搭着的褐色毛毯,另一侧便像是一般人家的客厅,电视上正播放着红白歌会预热,壁炉里木柴正烧得哔啵作响,书架上高低错落的书籍,酒柜里也放置着不同的酒,像是按照一定分类放起来,深色吧台上随意扔着一只开酒器,在从落地窗透进来的日光中泛着金属冷光。而那个医生,正坐在暗红色绒面的宽大沙发上,有些百无聊赖地翻动手上的报纸,电视里的热闹喧嚣萦绕在他身边却像是丝毫没有靠近他一般,无法触动他。

“医生。”
玖兰稍稍偏过头看零的反应,然而零的脸上像是被十二月的严寒冻住。玖兰与零的身高相差不小,从玖兰的角度看不明晰零的眼睛,他也能察觉零的眼神虽然不是死的,却像是看到一片灰暗一般依旧缺少光芒。
医生听见玖兰的声音,抬起头。那是一个十分俊美的男人,约莫三十五岁,生着双浅褐色的眼睛,却像是藏着太多风霜一样深邃。
医生隔着镜片看过来,锐利而温和的眼神简直是一种不可能存在的矛盾。然而被那眼神捉住的一瞬间,零却觉得自己在被宽厚地包裹着,却又被一片片切开供他细细打量。
有些可怕。

医生放下报纸站起身。栗色的头发比玖兰的略长,正好在脑后扎成一小束。
“玖兰,”醇厚深沉的嗓音,“几年不见,过得怎样?”医生说完这话却并不在意回答般俯下身,看着零紫色的眼睛,
“零君你,果然如黑主所说,与你母亲长得很像。”医生的说话方式里,带着一种笃定的语气。
果然是他们这一辈的通病吗,不论是眼神还是说话方式这种笃定和莫名的自信与狂妄。玖兰虽然不愿承认,但他自己似乎也越来越习惯于这种方式。毕竟是在他们的庇护与影响下度过了最初的十几年人生,受到这样的影响好像也难以避免。
他自己其实无所谓,玖兰看着正被医生打量的零,似乎有了一些除了绝望和迷茫外的情绪,像是有些……无所适从?
想想以前你还真是个糟糕的大人啊,医生。玖兰此时衷心地希望在未来的半年里零不要也成为被他们这一辈人影响的下一代,优姬也是。这样的继承有他就够了。

“可以开始了吗,黄梨医生。”零有些让人意外地开了口,黄梨的目光像是穿破了他一直看到的灰霾,那一瞬间零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就像是以前父亲与母亲抱着他和一缕去拜访黑主灰阎,与几位友人规划未来时的眼神,锐利而坚定,看向他们时锐利与狂妄不减却又添了大半的温柔。太矛盾了,零无法看懂。
在他被黑主接到日本后,他再也没有看到黑主浅色的眼睛里生出过这样的光芒,让他差点忘记了。
而身边的玖兰枢,这个年轻男人,那种眼神像是预示着他会成为这种人。
这让零有一点恐惧,却又想知道这眼神意味着什么,玖兰为什么会变成这般。因为如果仅仅是被这样的环境包裹而非自己的意愿,是无法变成这样的。
然而这个时候,这件零已经明白的事,却被玖兰一厢情愿地认为如果不是被这样影响,那么。




-TBC-

……字数又多了一点两千二,我受不了我自己了OTL算了更新长度什么的没办法控制了还是看情况来吧(自暴自弃)_(:зゝ∠)_
这一章最后一句是个人的坏习惯,话不说完就结束…以后可能也会有(我会尽量避免的…)。一切尽在不言中吧我是这样说服自己的…希望没有影响到有强迫症的读者_(:зゝ∠)_
和上一章连在一起很容易就能发现什么医生是黄梨与绯樱他们有关系是玖兰的心理医生是写的时候临时开的大脑洞_(:зゝ∠)_觉得上一辈的剧情向着难以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呢(虽然最初并没有打算写这一部分_(:зゝ∠)_)……还与这一代有关系的样子,他们规划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未来现在谁知道啊喂(╯`□′)╯(┻━┻
希望写的时候会自然而然的知道吧~枢零part还是有一点少但是又撒糖了对不对!为了下一章我要去伪装成一个考据党辣(≥▽≤)/
希望各位看得开心_(:зゝ∠)_

评论(2)
热度(7)

2015-07-20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