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一生一程 系列之二 07.

更新有点慢…求小皮鞭_(:зゝ∠)_


----------------------------


07.


 


玖兰枢在二层开放式书房的沙发上坐下,一低头正好透过玻璃地板看到一层的黄梨和零。


总觉得……有些像偷窥狂呢,黄梨他。这样的建筑,大片玻璃的使用让屋主没有太多隐私可言,当然,对屋内的人也是。


玖兰目光一转随意看着靠墙书架上高低错落的书籍,抬手抽出一本《最后的事情》。他本无意阅读,只是为了打发些时间。他随意翻开书,视线游移于书页之上,在字里行间寻找零的影子。


作者奥托·魏宁格,在23岁举枪自杀的奥地利哲学家。玖兰不是很熟悉他,也不接受他对于女人和犹太人的想法,但也无法否认他的天才。然而此时,玖兰却无暇深究魏宁格思想里的光芒,阅读仅仅流于表面。


 


“被爱的要求与受迫害的感受相伴而生,互成比例。”


 


玖兰修长的手指缓缓摩挲书页边角。


不知道黄梨会做下什么判断呢,对于零的情况。零不会真的颓败于此,虽然还是个孩子。


况且……玖兰看看楼下正在倾听零的黄梨,黄梨善于从相反的方向来引导人,玖兰清楚,虽然黄梨的方法简单直接得曾让玖兰屡次怀疑黄梨根本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


 


断断续续又补充上任何可能的细节后,零一时沉默,面前杯子的蓝山只余浅浅一层。黄梨倾身为零添上蓝山,开口道,“一缕的情况你想知道吗。”


零的手一下捏住陶瓷杯身,又像是被烫到一般迅速收回了手,“不。不用了。”黄梨看不见他的眼睛。


玖兰此时正看着他,却看不到他的神情。


 


“我想今天就到这里,”另一段磕磕绊绊的对话后,黄梨提出结束这一次聊天。冬阳快要西下,透过落地窗洒下稀薄暖意,“快要下午了,从这里回到黑主那路程不短。”


零轻轻吐出一口气。


“看起来像是结束了,”玖兰从楼梯上下来,“回去吧,零?”


“下次见了,医生。”零点点头,拿起那条围巾。


玖兰顺手将围巾拿过,再次给零围上,拍拍他的肩,“零,记得要说谢谢。”


“谢谢。”零的声音很轻。


 


出了捷运,车站附近人流涌动。如此大的人流量必然带来区域的商业繁荣,不少甜品店跻身其中,向来来往往的人群兜售甜蜜。


 


玖兰与零并排走着,一时无话。


不动声色地偏过头,玖兰的角度无法看到零的眼睛,银色的发顶在苍白阳光下微微泛光。


快要穿过马路,他下意识去牵这个孩子的手,却被零反应极大地甩开。


还是在怕他?


顿了一会儿两人继续走,零向旁边挪了一点。玖兰看着身边的孩子,想起临出门前黄梨的耳语。


“不是心因性失忆,但零忘了。”


 


“心因性失忆,选择性的反常遗忘现象,对新近的重大事件因震撼过大而产生部分选择性或暂时性将记忆解离,使其不出现在意识中。”


这是几年前玖兰在书上看到的话。他一直记得。毕竟曾遭受其害。


而黄梨的意思很清楚,是其他原因让零忘记他的。只是零想不起,还激起对他的畏惧。


玖兰的眉头微微皱起。他不是很明白这种情绪。于他而言,他自然无法回应,但会将对方的希望转接到其他事物上,再去查明被他遗忘的事。而他不会有任何畏惧,对方也不会发现异常。


但零和他不同。


玖兰要知道原因,要慢慢让零想起。他的付出向来是要得到回报的。


 


“这条围巾,很丑对吧。”玖兰忽然打破沉默,状若无意提起新的话题。


“……嗯?”零有些愕然地低头看着垂下来的围巾末端,“嗯。”


还真直接,“这是我妹妹织给我的,当时还是刚学会的小孩子。”


“你很在乎她。”零摸了摸脖子上的围巾,很柔软。


“必然。”


 


他们离黑主家只有十几分钟路程,而玖兰方向一转,带零走进其中一家甜品店。一进门,茸茸的暖意包裹了他们。空气里充盈着醉人的甜香。


周末,因而店内排队顾客不少,玖兰不得不揽着零的肩膀走在队列中,避免孩子迷失在人群中。


“你想要什么吗?”玖兰低下头向零询问。


零有些排斥这样的接触,但人群熙攘。他动了动肩,“我不喜欢甜味。”


“是吗。”玖兰随口回答,带着零慢慢向前走,店里工作速度很快,不久就到了他们。


 


“帕菲,混合莓子,双倍料,麻烦你了。”玖兰微笑地看着脸颊微微泛红的女店员,“再来一杯热牛奶。”上天赐予的好皮相,在这种时候倒是为他添了不少方便。即使在店里忙得不可开交时,他也能拿到认真制作的甜品。


“现在可是冬天,你确定吗?”柜台里的姑娘一边有些忙乱地输入他的点单,一边执拗地问他。


“嗯。”玖兰取出钱夹,一枚做工细致的牛皮皮夹,崭新纸币整整齐齐放在里面。


 


零在一旁看着,起初对玖兰的要求有些惊愕,然而他想起黑主家还有个女孩子,很活跃的样子。比他小一岁,却要与他读相同的年级了。


“喏。”玖兰拎着帕菲,顺手将牛奶递给他。


零愣了愣,牛奶是温热的。


“我忘了明天你还要上学,本不应该让你喝咖啡的。”玖兰略带歉意地笑笑,为他推开门口的玻璃门,与他一同走回黑主家。


 


而在当天的饭桌上,零在他们聊天的时候好好地回应了黑主一周以来的期待。


“其实,饭菜味道十分微妙。”


 


……零应该是向着好的方向去了吧。黑主有一点儿受打击。


 


 


-TBC-




“总觉得……有些像偷窥狂呢,黄梨他。”玖兰你说清楚谁更像偷窥狂啊喂_(:зゝ∠)_
即使是冬天也要吃帕菲 妹子的口味持久不改变_(:зゝ∠)_
以及零明明是向着不对的方向去了好吗黑主_(:зゝ∠)_

评论(8)
热度(6)

2015-08-12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