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一生一程 系列之二 10

10.


 


零刚吸完一口面,听到一旁木材断裂的声音扭头,玖兰已经换上新的木筷。


“我开动了。”玖兰挑起一束拉面。


零是觉得好奇,但他没问什么。玖兰既然能与他扯上些关系,和那个同级生有点什么关系似乎也能说得通。


 


玖兰带他来的这家拉面店不大,一张长桌七八座椅,老板是个和蔼可亲的中年人,一身干净的工作服,头发还未泛白却已眼纹深陷。店内暖黄灯光笼罩,足够为在冬夜里徘徊的人们提供些暖意带来的庇护。


喝下最后一口面汤,汤水从喉管一路暖到胃里。他觉得肚子暖暖的,像是正在被太阳照耀。零长出了口气,十几天来首次觉得心满意足。


他还记得今天是第十三天,他已经十三天没有见到父母,还有一缕了。时至今日,他已慢慢脱离过去的泥沼,他觉得身体在一点点暖起来。


 


吃完面,玖兰带他回家。冬季天黑得早,掀开拉面店的门帘时寒夜早已降临。


两人经过热闹街头的人流,看着马路中央川流不息的车辆。车灯点点糅杂着街边昏黄路灯,和街两侧玻璃橱窗中流泻出的光亮交织。


就像面对一条莹莹泛光的河流。


玖兰看着车辆开过,就像一尾尾游鱼,鳞片反射出水面折射下来的天光。


玖兰不自觉牵起零的手,小而柔软,掌心很热。


这是孩子的温度,也是零快要消退的温度,零于玖兰而言或将永远是个孩子,于他自己,他就要长大了。


 


19:58,玖兰按响黑主家大门门铃,不一会儿听到小孩子跑步的声音,一轻一重,像是跑丢了一只鞋。


是优姬。


打开门,优姬一手捏着还在发亮的手机,脸上是掩盖不了的高兴神色。


玖兰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家妹妹,双眼亮晶晶看着自己,兔子拖鞋跑丢了一只,不知道落在了哪里。


“怎么这么开心。”玖兰宠溺地笑笑,在零进来后关上了门。他看着优姬递给他的手机,邮件正打开着,他一眼便瞧见优姬打开的邮件上发件人的名字。


浅沼 原


“原君发来的邮件呢!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了我的邮件地址,算起来我们大概有两年没见啦。我一直很想他。”优姬兴冲冲扳着指头计算自己与青梅竹马分别的时间,丝毫不在意一旁的玖兰已经黑了脸色。


 


零没注意这边径直回了房间,直到黑主叫他来休息休息他才出了门,刚走到客厅坐下,黑主还没将剥好的八朔蜜柑递给零,他就被一旁的兄妹吸引了视线。


“哥哥?”


“不要生气了嘛。”


“枢哥哥?”


“哥哥大人呀~”很清的声音,又混杂着绵软的甜味。像是万千委屈融在其中,又带着些讨好的意味。


玖兰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瓣蜜柑轻笑着向优姬递过去,“来,优姬。”


视线在那瓣蜜柑上打转,优姬盯着那片厚实果肉,仍然嘴硬,“可是我真的很想原君啊,我们国小一年级就认识啦,并且这次是原君的妈妈叫我去吃饭呢!”


“优姬?”玖兰笑着将蜜柑向优姬嘴边靠了靠。


优姬瞪了一眼玖兰,探上前去一口咬住,一侧脸颊鼓起来,“可是,”咀嚼咀嚼,“哥哥的态度是什么啊?”


 


“优姬,”玖兰伸手为优姬轻轻擦掉嘴角溢出的蜜柑汁水,“这样吧,请浅沼君来我们家吃饭怎么样?女孩子还是少一个人去男孩子家哦。”


“哥哥以前就这么说。”优姬咽下蜜柑,拿过一只自己剥开来,“原君说哥哥这样子不好的,是妹控。”


说罢又抬头问道,眼睛亮亮的,“哥哥,妹控是什么?”


 


零刚往嘴里塞进一瓣,凉凉软软的,轻轻咬破表皮糖水在口腔里四溅开来,混着柑橘的清香气息。


味道不错。


秋冬正是日本大量销售蜜柑的时候。零记得以前父母在冬天会不知通过什么办法从日本购买很多蜜柑,橘黄饱满的果实漂洋过海来到美国。对零来说,以前的冬天除了房子里无处不在的融融暖意,就是随时可以吃到的日本蜜柑。


而现在,零坐在同样暖意蒸腾的房子里,拿着蜜柑,看着面前的兄妹对峙,看着那个男人吃瘪时无奈的笑脸。


他终于是低下头笑了。很清浅的笑容。


 


玖兰无比庆幸自己在这时无意间瞥向了零这边。


他知道对面坐着的可能永不再是他认识的孩子,但那澄澈如湖的眼睛里漾起轻松而愉快的波纹,他一直记得的影像,时隔好几年,这下又重新出现在他眼前了。


 


 


 


-TBC-


后期欢乐感觉希望不会有太多突兀感_(:зゝ∠)_


果然还是没有什么大进展的一章 不过神秘的浅沼原君算是侧面登场了一次啦 下一章把他弄出来吧_(:зゝ∠)_优姬的青梅竹马 感觉会是个天然黑啊~玖兰·真妹控·枢我给你说反正妹妹都是要嫁人的你还是快抓紧小零君吧_(:зゝ∠)_



评论(2)
热度(5)

2015-09-0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