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一生一程 系列之二 11

11.



周六晚18:40,零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待浅沼原的到来,或说等待19点整的晚饭,手上的书被他翻过了一页又一页。


阴沉的天气。但在这暖意十足的室内,除了或能从窗口瞥见室外的阴冷外,几乎都快让人忘了此时正处于阴雨绵绵的冬季。


“所谓的控制自然,乃是愚蠢的提法。”

一针见血。


“在看什么?”玖兰走来坐下,打量着零手中的书,《寂静的春天》,“不错的书。只是零在阅读上没有问题吗。”

零本来看得起兴,被玖兰一扰顿时没了看下去的劲头。这个男人今天怎么了,一周以来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打扰他的事。

零有些恼怒地从书里抬起头,对面的男人从面前茶几上拿起今天的《朝日新闻》,在暖气熏蒸的房子里,穿着剪裁合适的暗蓝色衬衣,手指修长,报纸在他手中翻动时发出轻微的声响。


很优雅。


零脑子里蹦出周四晚上优姬说过的词。在那晚玖兰走后,优姬仍是兴奋不减拉着零硬是将她与浅沼的故事讲给他听。

“原君很多时候都像一个真正的绅士呢,很优雅,和周围所有的男孩子都不一样。”优姬将手机攥在胸口,“我可喜欢他啦,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零其实很难将那天对着那帮为难他的学生冷着脸不怎么说话的男生与优姬口中的人联系起来。他不知道是他看到了那个人的真正样子,还是那个人只把真正的样子给优姬看到。

“虽然刚认识他的时候他一直冷着脸,嘛~但是后来慢慢开始笑了。”优姬坐在沙发上,两条腿搭在沙发边沿来回晃着,“我最喜欢看原君笑啦,”优姬歪着头想了想,好像觉得忘了些什么有点不妥,“最喜欢的还是看哥哥笑,然后就是原君。”

 

所以说这妹控在担心什么。

一缕式的想法。

毕竟还是较优姬大上一岁,加之以前一直和一缕呆在一起,零还是知道优姬当时问得让玖兰果断转移话题的词是什么意思。他当时正剥着蜜柑,手指上沾满了柑皮撕裂时溅出的柑橘特有的香气。他分出心来看着这对兄妹,被玖兰的反应逗笑。

而他现在看着玖兰,男人翻动报纸的速度暴露了一丝心不在焉。


“你很在乎她。”

“必然。”

零还记得那个男人在寒冷的空气里因为妹妹赠与的围巾而产生出骄傲的热度,周身的阴冷空气都像是被融化了。


对于今天的安排,玖兰别有用心,零猜都不用猜。

而零觉得既然他都能看出来,那个姓浅沼的男生一定早就知道了。零就算从没生出任何去了解这个人的想法,有些事还是会被他无意间获取。浅沼原,全级有名的“拒绝特别课程”的学生。嗯,就是零自己正在接受的那个特别课程。

当时零正在解决当天的课程会用到的题目。题目有些难,手肘上的伤口隐隐地疼了起来,思路断断续续的同时女生细碎的声音钻进耳朵在所难免。

是这样吗。

零没觉得惊讶,这种事与他没有关系,他不在意。

但他也看出来,浅沼,似乎是个不怕惹事的人。那天浅沼只是路过零和那些学生,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拎着书包走进他们中间暂时解决了事端。


不过,现在几点了?

零看了眼窗户,蒙着氤氲雾气玻璃之外,似乎是下雨了。


虽说全部翻过一遍,玖兰却没有将什么东西看进去。他放下报纸瞥向了零。零翻书的速度慢下来,像是想到什么一样轻轻晃了晃头,银色发梢像是在客厅的灯光下微微闪烁。

玖兰开口问道,“零,怎么了吗?”


零迅速抬头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没说话。他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到了约定好的19点整,黑主家的大门还是无人敲响。


“哥哥!”本在厨房帮忙的优姬急火火冲出来,“原君在来的路上出事了,怎么办?!我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吗?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优姬,”玖兰顿了一瞬才意识到优姬冲向他时说的是什么,“冷静下来,好吗,优姬?”声音温柔极了,带着足以抚慰人心的暖意。

“哥哥,原君他……我……”优姬从围裙的口袋里掏出还沾着水珠的手机递给玖兰,泪水急得在眼眶里直转,马上就快扑簌簌掉落下来。

“没事的,优姬,”玖兰看了眼手机上的邮件,拍着优姬的背脊,“浅沼君只是伤了脚踝,他告诉你不要担心,好吗,优姬。”

“只是下雨路滑扭到脚了,优姬,原君现在已经在医院了,别担心。”玖兰将手机合上放置在茶几上,轻轻揽过自家妹妹安慰。
“是不是……我没有邀请原君来,他就不会有事了……”优姬一低头,眼泪终于还是落下来。
玖兰除了心疼外再无其他情绪,“是哥哥拜托优姬邀请浅沼君过来的,所以优姬不要再责怪自己了,好吗。”
优姬像是快要说不出话,“我……哥哥……我能,我能去看看原君吗?”
玖兰从纸巾盒里抽了片纸巾为优姬擦拭被眼泪沾染的面颊。

他不愿意看到优姬哭泣,也不喜欢。玖兰家骨子里的倔强让他从几岁时就放弃了眼泪。但优姬不像他从小便如此自制和有能力。优姬还不能做什么,至少现在的优姬不行。她除了去探望一下那个男孩之外,也只剩下眼泪了。

玖兰丢弃湿透的纸巾,重新抽出一张,“你可以问问浅沼君。”

“嗯,我知道……”优姬吸了吸鼻子,“他说自己没什么事,只是现在不方便……我,我得先问问他才行,不能去添乱。”

“优姬想得很对,所以先别担心,好吗,”玖兰觉得满足,毕竟这是玖兰家的人,无论如何得要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

优姬使劲点头,抓过玖兰手上的纸巾将自己眼里的泪水拭干,“如果可以,哥哥能陪我去看看原君吗?”

“可以的。”玖兰的语气温柔极了。

优姬攥着半湿的纸巾,刚刚从浅沼出事的事件中惊魂未定地缓过来,看到一旁眉毛微微拧起的零,问了一句,“零君要一起去吗?”话里还带着浓重的鼻音。


嗯?

零愕然。

他上一刹那还没想到这件事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下一刹就已与之联系上了。

他下意识看了眼玖兰,玖兰正看着他的眼睛。

他忽然觉得他看懂了玖兰传达给他的讯息。

“嗯。”他轻声答应。


零眼前是优姬通红的双眼,他想起那天在思路断掉时飘进耳道的细语。


“那个啊,你听说了吗,他们说浅沼君拒绝课程是因为不想与小优姬的差距变大呢。”

零难得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他停下笔去听女生之间兴致勃勃的谈天,自己却毫无察觉。

“优姬酱好幸运~和锥生君这样的男孩子成为兄妹就很棒啦,这下还有浅沼君。”
“就是就是,浅沼君人很帅呢,听说他拒绝了很多女生的追求呐。”
“是吗,我就说……”
后面的细语于他再无意义。零轻轻耸肩,又重新推算起来。

零现在才迟钝地意识到,浅沼与他接近相处,可能是为了点什么。





-TBC-

是为了什么呢?嘘——_(:зゝ∠)_

















评论(6)
热度(14)

2015-09-12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