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一生一程 系列之二 12

12.

 

第二天是周日,是优姬询问浅沼后约定下的探望日,也是零再次拜访黄梨的日子。

 

“零明天怎么安排呢。”

当天晚饭时玖兰轻声问过零的意见,先去黄梨那里或是先去医院。零开口前看了看优姬,小姑娘低着头吃饭,像是失去了太多力气,又像是太过担心而没有胃口。

“先去医院吧。”零吃掉最后一口米饭,“我需要跟黄梨调整一下时间。”

玖兰向优姬碗里夹去一块炸鱼,“黄梨一整天都会在,直接去就是了。”

“我吃好了。”零站起来收拾好自己的餐具,“不,还是和他说一下。”

有点倔。玖兰挑挑眉毛,“可以。”

 

医院住院部的走廊里,优姬拎着装在袋子里湿透的雨伞,一手抱着一袋苹果急匆匆走在前面,走廊窗外仍是阴雨。

东京多雨,秋冬季节更是阴雨连绵,连空气里都是黏糊糊的水汽。优姬鬓角的几丝头发贴在了皮肤上,她随手拨了拨,根据浅沼的邮件赶到了病房。

“浅沼君!”优姬迈进病房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的浅沼,右脚被绷带层层裹住,像是打上了石膏。

“看起来好严重啊……是骨折了吗?”优姬将苹果放在床头柜上,在病床边坐下。

“是啊。麻烦你了,还特地来一次。”浅沼有些无奈地笑笑,他没想到会伤得这么严重,但他也无法否认心底涌起的愉快早已将这一丝悔意碾碎。

当优姬走进病房,就像是许久不见的阳光刺穿屋外的阴雨照进了病房里。

就是这个了。虽然他还只是刚上初中的男孩,却觉得见到了可能会照亮自己余生的亮光。

 

零和玖兰在优姬之后走进病房,与浅沼简单打了个招呼后视线落在他受伤的右脚上。

骨折?

阴雨天路滑,但是如浅沼这样正处年轻的男孩子会因为这个原因受伤到这个程度?零本来不会在意这所谓原因的,毕竟无论如何与他无关,但浅沼难以弄清的性格却让零产生了一点探究心。

零越过优姬看到浅沼欲伸出手为优姬拭擦什么,却又在半路停了停,转而为优姬取了一片纸巾。浅沼笑得有些抱歉。零能听见浅沼对优姬说着“我没事,实在不好意思啊黑主”,也能看见浅沼有些歉疚的笑脸。零不擅长阅读表情,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说不出是什么地方。

 

玖兰这时走上前,在优姬身边站住。他俯下身看着浅沼,在浅沼身上覆盖下一片阴影。

“我对此表示很抱歉,浅沼君,没有考虑到天雨路滑是我的失误。”玖兰的视线从浅沼脸上移向右脚,像是刀刃一样要把厚实的包裹割开。

 “不……没事,是我自己的问题。”浅沼咳了咳,“被玖兰前辈邀请是我的荣幸。”

玖兰收回视线微笑起来,“那请浅沼君好好养伤,家妹很担心呢。”语毕,他看了一眼优姬,“我和零先去外面等候吧,优姬,你们慢慢聊。”

零瞥了一眼玖兰,没说什么,跟着玖兰走到病房外走廊里。

 

“零看出来了吧。”在走廊上看了一会儿窗外阴沉的天色,零冷不丁听见玖兰的声音。

他转过头,发现男人正透过窗户看着病房里的妹妹。

“什么?”零想他应该猜中了玖兰所想,但他不想说。

 

“浅沼君,似乎是不想参加我们的聚餐呢。”玖兰将视线转向零,看到零脸上的茫然在瞬间变为恍然大悟的神色。

“优姬她,和这孩子很早就认识了。优姬自认识他后,我在她心里就不是全部了。”玖兰语气如说家常般轻松,“怎么会这样,我可是优姬的哥哥啊。这孩子夺走我的妹妹却从来没有与我产生任何交集。”理所当然。

声音停了一会儿,又重新以捉摸不定的语气开始。

“是我太可怕了吗?零,”玖兰一直看着零,直到零觉察他的视线再次转过头,“你觉得呢。”

而没等零开口,玖兰自语般说起来,“不,你从没觉得我可怕。”

 

“你……”……怎么知道。零正要反驳,却发现对方眼里浮起缅怀的神色。

你当然知道。不知道的是我。

零噤声不再言语,这是他无法窥探的过去,他丧失发言权的过去。他看着男人,男人似乎常常以悼念的样貌面对过去。他想起一句不知在什么地方看到的话,“常常缅怀的人通常正处在不幸之中”。他不知道这句话放在玖兰身上是否合适。这个男人总是对任何事情游刃有余的样子,自黑主将他带来这里,发生在他身上的事都与这个男人建立了丝丝缕缕的联系。

思及此,他甚至产生了一种被玖兰掌控了的错觉。黄梨说玖兰的付出一定要有回报,可玖兰在他身上希望得到的回报太大。玖兰想要回很多年前的他,他却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零想要记起来,和玖兰无关。他对回应玖兰枢期望这种事没有兴趣,他可没想过回到过去再成为什么样,但他对自己曾是怎样的人充满好奇。

 

什么样的人能让玖兰记挂到现在,除了他的妹妹?

“你总说我曾经怎么样,”零犹豫了一下终是开了口,“你认识的我是什么样?”

 

玖兰微微睁大了眼睛。零从未提过这样的问题,甚至对他的过去没有产生过丝毫探寻的意思。

玖兰觉得有点儿感动,真的。

 

这时零听见病房里道别的声音,“黑主准备走了,以后再说吧。”他觉得答案呼之欲出,却生生掐断了即将到来的回答。他想在没有旁人的时候好好地,认识以前的他。

 

将优姬送回家,玖兰陪着零再次前往黄梨家。

在与优姬分别时优姬冲他挥挥手,“零,今天谢谢你陪我去看浅沼。”

零摇头,“没事,黑……”

优姬瞪圆了眼睛看着零。

“……优姬。”虽然没有忘记优姬对他强调好多次的“叫我优姬就好啦,黑主也不是我的姓啊”,但优姬这样亲密的名字于他终归是需要时间去习惯。

优姬满足地点点头,看了看天气,“雨天路滑,哥哥和零路上小心哦~”

优姬对零的称呼也不再是“零君”。既然是兄妹啊,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就不要叫得这么麻烦吧。自来熟的优姬在第三次忘记叫零君而直接叫零时,干脆劝说自己放弃了ゼロ后面的くh。

 

“‘零’?”在前往黄梨家的路上,玖兰挑挑眉毛对刚刚两人的谈话产生了兴趣。

“黑主的提议。”零撑着伞走在玖兰身旁,雨滴落在伞面碰撞出细小的响声。

玖兰笑着不再说什么。

 

现在是十二月的东京。

快要新年了。

 

 

 

-TBC-

如果成功达成七次周更成就能不能召唤点什么呢_(:зゝ∠)_

评论(5)
热度(6)

2015-09-19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