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又是一个战争梗=-=

感觉我文风太淡了写战争背景效果严重不足…以及没有任何考据所以各位看看就好_(:  ゝ∠)_


有些前后的设定没有写出来 请不要根据这一小段说我黑角色QAQ


我对VK每个人都有爱QAQ


--------------------------------


       他看着这个男孩。


       和他哥哥比起来,他确实还是个孩子。


 


       一缕站在玖兰面前,抬着头死死看着他,捏紧拳头,眼里生出火光。他当然不相信哥哥为了贪生而叛国,他了解零胜过任何人。


 


       “我知道你了解他。”玖兰淡淡说。


       一缕的表情松了松,眼里的怒气并没有减少。眼里的光玖兰不能够再熟悉。


       多像他的妹妹。直接,愤怒,不加掩饰。


 


       而这就是他和零不一样的地方。


       零不反抗。“你知道吗玖兰,我真想打爆你那颗机灵的脑袋。”尽管他这么说,眼里却起不了波澜。玖兰想着,有些怀念当时恶狠狠说出这话的男人。


       他向一缕伸出手,“所以,你能协助他的吧,锥生一缕。”


       零的肩章躺在他手心里。


       “这种事,也就适合你这样,做不了什么的人。”


       “替他去死吧。” 


 


       “叛国将士锥生零即判处死刑”


 


       “哥哥……”优姬的声音剧烈颤抖着。


        玖兰悲悯地看着她。


       “我很抱歉。”


 


       他要确保万无一失。


       人群熙熙攘攘拥挤在处决台下,议论的嗡嗡声裹带着浓重的汗味向上席卷令人烦躁,就像落在新鲜尸体上的苍蝇一样,即使将尸体搬走,也无法将其从死亡的气息上驱散。


    


    “我们为这个孩子感到遗憾。”玖兰居高临下看着下面密密的人头,“但国家尊严绝不允许任何人出卖。”


 


       他说这番话时,尸体被裹上黑布运走。


       嗅着空气里还未散去的腥味,他像是才想起,这也是某人的弟弟。


       就如同他的优姬一样。本都是该受到宠爱的孩子。


 


     “我向你保证,”玖兰垂下眼睑,收起悲悯的目光,“你的死,一定会让零活下去。”


 


       他知道零会恨死他。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承诺能否兑现。




05/2015

评论(1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