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东京早安

这里是全文 甜的 先写完先放了(反正be你们也不会看…

文力的下降…甜得有点儿傻 慎点吧_(:зゝ∠)_

-----------------------

00.

 

Wait for me to come home.

 

01.

 

“早上好,欢迎收听‘早安东京’,大家周六快乐!今日东京大部晴朗,气温却很低呢,大家身边都有能够拥抱取暖的人吗?希望各位今天都能精神满……”


床头的定时广播被锥生零在迷糊中果断伸手按掉。

六点了。

锥生零脑子还懵着。

他把眼皮拉开一条缝,感受到厚重窗帘缝隙中透进一丝晨光。

房子里静得一如往常。

 

什么,原来是梦。

 

他隐约还记得坠入梦境后的温软触感,回忆得起梦中看到的,熟悉的脸、声音与笑容。

说是熟悉,倒也记不太清了。

他睁开眼眨了眨,清醒了一些。

毕竟他都忘了玖兰枢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忘了他到底离开多久。一年、还是一年零一个月?


他只记得他跑去深山里拍不迁徙的野生鸟类整整两个周,带着一身狼狈和疲倦回家。而他放下行李,迎接他的是薄薄一张字条,玖兰枢留下的。

玖兰枢,作为一名战地记者,要去叙利亚待上半年,延期无上限。

那天零在浴缸温暖的水里反反复复回想玖兰走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直到水温降至与气温混为一体,直到一天后他懒懒散散贴在暖气上喝蓝山修照片,直到一年后他被早间广播吵醒。

他到底说了什么来着……

零翻了个身,皮肤触到双人床冰凉的另一侧。

 

02.


锥生零和玖兰枢,同大学同专业差一级。现在均已工作,同居。一个摄影师一个战地记者,都是动不动就会离家很久。

零喜欢他的专业,喜欢他的职业。大学到现在都认认真真工作着。但玖兰,他总觉得玖兰脑子坏了入错了行。那样的人本该光辉站在管理层之巅,比如做个某某企业总裁,某某行业大佬这种,霸道总裁邪魅狂狷。然而玖兰的大学时代,就他所知,从第二年开始就平淡了下来,直到现在。为什么,他不明白。


而对玖兰而言,他呼风唤雨的人生沉寂下来是因为零。

用他的话来说是学弟这么腼腆可爱学长要照顾当然应该低调些。起初挚友一条以为他开玩笑,毕竟玖兰枢被众星捧月这么多年,早不是能低调下去的性格。结果一年之后再听人提起玖兰枢:啊他,已泯然于众多精英中了。

啧啧啧。一条不止一次摇头看好戏,和朋友们站在远处围观玖兰凑上前去融化锥生零这块坚冰。

他们都没想到玖兰得手了。更没想到直到毕业之后几年过去这两人还在一起。

 “等死亡把我们分开吧。”玖兰坐在台下微笑着看零代表毕业生致辞,邻座的琉佳笑笑没在意。情话哪里能信,何况玖兰情话十级。

然而今天看来,能让玖兰在分别这么久之后依然心心念念的,也只有锥生了。

一条将手里的咖啡罐递给正在收拾行李的玖兰,看着办公桌上零的照片,说:“你可以晚些走的,到东京的时候是周六凌晨吧。”

玖兰接过咖啡打开啜了口,蓝山,远比不上零做的,虽然他都快忘了。

“我希望他醒来就能看到我。”数不清的通宵在玖兰眼眶留下难以消退的印记。他眯起眼笑了笑,放下咖啡罐。

 

03.

 

他为什么几乎没和玖兰联系呢?

零躺在双人床的另一侧一个激灵,好凉啊。

是因为他们时间很少重合?七个小时的时差,几乎将他们的生活割裂成两个时空。玖兰迎接新的清晨,零已被午后森林水面的光芒晃得睁不开眼睛;零在凌晨倦怠睡下,玖兰还在夕阳的余晖里、在千疮百孔的街道上奔走工作。

这就是不联系的理由吧。他才不愿承认别的理由。

 

玖兰离开一年的时候发邮件给他,页面上就十四个汉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每个字他都能念出来,放在一起却看不懂。像是古时中国的诗。

照例去黑主家聚餐后他把邮件顺手递给优姬看,优姬靠在浅沼怀里接过零的手机,

“我哥说他想你了。”

一句话说得零差点被蔬菜汤呛死。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他还想告诉你他有多想你。”优姬将手机递还给零,看着零被呛得满脸通红,一下子轻笑出来。

零拿着汤匙又喝下一勺压下咳嗽,想了想没什么联系的一年,某个瞬间他竟然觉得,哪里来的什么想不想,他可从没想过玖兰。

 

他躺在床上想起这封邮件来,做起来伸长手臂从床头柜上摸出手机点开收藏夹。看着那行字,回想优姬教给他的发音,他试着念了念,字里行间有孤独溢出来,他不知怎的觉得身上寒气萦绕。哦对了,广播说今天气温很低。

等等……他睡前设置了定时的广播吗?

 

04.

 

“叮——”收到消息的铃声突兀出现在屋子里,清脆响亮,一下将他从愣神中拉回来。

优姬的?

他正要点开,忽然觉得背上被什么温暖的东西覆盖上了。

“你不冷吗。”

他听着耳畔的声音,像是带着满目疮痍的大地上初生的太阳的暖,就这么一下,他的世界都回春了。

玖兰抱着零轻笑说你的反应怎么这么迟钝了,喷洒出的热气扰得零的颈侧痒痒的。

 

“我只记得我梦见……”零掐断话头,觉得什么东西差点跳出来。

“梦见我?”玖兰在床上好好坐下,看着零的眼睛,“零,你确定那是梦吗。”

 

零还清楚记得梦里的温软触感,因为和现在触到的一模一样。

 

“……什么时候回来的。”

“天亮之前。”

“这样。”

 

零的目光有些犹豫地落在玖兰脸上。这是他曾经无比熟悉,现在却有些记不清的模样。他有些紧张,有些激动,他一时忘了和玖兰的相处是怎样的模式。那个瞬间脑子里走马灯一般闪过太多事情,他甚至想起了第一次见到玖兰时那人神采飞扬的模样。

他也想起了玖兰离开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等我回家。”

可他当时怎么就没放在心上呢。大概是觉得玖兰说的是句废话吧。


Fin.

12/12/2015


虽然标题是这样但是其实和东京没什么关系嘛_(:зゝ∠)_#起名废的失败#

评论(4)
热度(11)

2015-12-12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