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花事未尽(短篇已完)

#虐向##好想打上春季筹文的tag啊啊啊#

上个完结文还是去年写的……趁着最近能写了来写写……

——————————————

01.

 

玖兰枢自己也不知道他已经在世界上旅行了多少年。

 

大概已经绕了整个地球好几个来回,他不记得到底去过多少地方,严寒之地、荒芜之丘、繁华都市、苍老城镇,每个地方都似曾相识。每当踏上另一片土地,他似乎都辨得出模糊记忆里留下痕迹的地方,却怎么都找不到以前见过的人。

他离开的实在太久,久到快要忘了出发点。

在完全忘记之前,回去吧。

 

02.

 

优姬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见到她的哥哥了。

她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玖兰时,她还是因为浅沼苏醒开心地不得了的小姑娘。而今她的儿女有了自己的儿女,儿女的儿女再有儿女,世世代代血统绵延。而她始终带着永远不变的皮囊和日渐苍老的心,坐在种族的巅峰,麻木不知所终。

已经没有年轻的血族见过她了。在幼年血族的睡前故事里,玖兰优姬是她古老家族的又一枚符号。

他们知道,现在与人类共处的世界,皆由玖兰枢和玖兰优姬创造,哪怕传言中这两位大人曾险些让玖兰家的纯净血统遭到污染。在后世看来,现今允许功过相抵。他们长于和平之世,因而就算两位大人曾爱上过人类,也无损其功勋。

更何况史书里,那位玖兰枢大人,早就过世了。

 

优姬早就学会了无视所谓记录者亲历的历史。毕竟她无法从失了偏颇的文字里找到过去。不该让血族后世知道的过去,永生埋葬在她的记忆里就好。反正那个人早就活到尽头化成了灰,沉睡在了土里。

就算变成血族又怎么样,血统不纯的浅沼无法和她一起存活到世界终结。

就像零一样。

 

03.

 

玖兰枢还记得他有个妹妹。

妹妹叫优姬,是温柔的小公主。

他始终没忘远行之前告别时优姬耷拉下来的脑袋,他还记得优姬轻轻瘪嘴不满的模样。他记得他们还有两个孩子,是一对姐弟。

他离开的时候是春天,紫藤花开的正盛。两个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俊俏的模样像极了他们的母亲。

他还记得他爱优姬。他也还确信他依旧爱着优姬。

 

当他沿着不曾改变的风景回到玖兰宅邸,感受到来自另一个纯血的气息,了无生气,疲倦而茫然。仿佛这股气息的来源是另一个自己。

 

04.

 

优姬还记得这股气息。

 

优姬慢慢从皮革椅里起身,轻轻拍掉身上的浮尘,走下楼去迎接她的哥哥。

玖兰还是那副优雅模样,棕发软软盖在颈后,剪裁合适的衣物平整服帖,嘴角的微笑恰到好处。

一点都没有改变。

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改变呢。

 

“哥哥,好久不见了。”滞黏的气管重新被气流冲开,带出的声音砂砾般粗糙,意料中的沙哑。

“好久不见,优姬。”玖兰的眼睛里盛满虚无的爱意,“孩子们呢?”就像个晚归的父亲般急急询问孩子的情况。

优姬长久地看着玖兰的眼睛,轻易剥开那层爱意看到的是深不见底的黑洞。

优姬疲于回应玖兰。孩子们,她和那两个人分别生下的孩子们,一个早已消逝成灰,一个陷入永久的沉睡。孩子们的孩子想必也已一同走向终结。现在还活在世界里的玖兰家后裔,已不知道是绵延几代了。

 

“哥哥其实都还记得吧。”优姬收回视线,转过身领着玖兰绕过宅邸向后走去。

“记录者亲历的历史都是有失偏颇的。他们会逃避不利的事实。”

“哥哥以为,亲自写下那样的历史,就能真的改变过去吗。”

 

宅邸后是一片开阔地,巨大的紫藤树瀑布般垂下无数串花序,大片的紫色笼罩而来,漫天都让这朦朦紫色遮盖。

花瀑下立着一块墓碑。漫长时间里上面的刻痕早已磨损冲刷殆尽,玖兰从记忆里清楚看到终结的时间,距今已不知多少年。

“这颜色,像极了零的眼睛。”玖兰低头看着墓碑,声音低沉而温柔,“我还记得他那双不服输的眼睛,像是在夜里都要泛出光来。”

玖兰轻轻摇头,低声絮语,“过去在记忆里不断重复。我早该麻木的。”

 

“哥哥上一次离开前,也是这样说的。”优姬伸出手,任由紫藤花序轻抚手背。紫藤长成大树不过百年,“而今回来,这棵紫藤,早就不是以前那棵了。”

“这样的循环,哥哥还要无穷尽继续下去吗。”

 

玖兰迟迟一言不发,半晌,他才轻轻笑起来:“等到我全部忘了吧。”说罢他半蹲下来,额头靠上墓碑,也不管其上青苔斑斑。

 

“零,永恒的生命真的太累了。”

 

 

—FIN—

话嗦…还是私藏了很多细节,也不知道写成这样看不看得出来…

顺便虐文大法好!(ntm


评论(11)
热度(21)

2016-04-04

21  

标签

枢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