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一生一程 系列之二 14.

不知道下一更会是什么时候…所以贴吧暂不更新w

好短小…久违了

——————————————

14.

 

2010年12月31日。

将于下一个零点迈进2011年。仅仅是日期上的改变,在时钟上仍旧是23:59跳转为00:00,而当下的这一瞬间,被人们赋予太多意义。开启新的一年,订立下新的计划,商场推出新年礼物促销,见面时饭桌上无数句新年快乐。

似乎这一天到来,人就一定得放下过去展开新的一年,就非不可做出些什么改变似的。

 

玖兰早就放下了这想法。当他意识到即使他已经回不到过去,过去的悲伤仍影响他至深。

“玖兰君,能不能拜托你去买一支清酒回来?”

一如往年在黑主家迎接新的一年,被黑主拜托的玖兰在门口换好鞋子取下大衣。

但优姬不同。像所有对未来满怀新的期待的少女一般,优姬的眼睛被冬夜里的寒星点亮,熠熠生辉。

“至少,这是个能让大家都聚在一起的理由啊。”优姬用理所当然的眼神看了准备出门的玖兰一眼,将桌布在桌上铺平,“零,零?那个角帮我抚平一下。”

“并且,听理事长说,夜刈先生难得回来一次的吧。”

优姬偏头看沙发上和黑主聊天的,或者说由黑主单方面聊天的男人,眼窝深邃却从眼里泛出剃刀般的寒光。一个敏锐干脆的男人。

“说起来,”优姬把目光转向正要去厨房取餐盘的零,“零不过去聊天吗,夜刈先生不是你的老师吗?”

“不用了。”零丢下一句话,向厨房走去。

“总觉得……”优姬看着零的背影自语,“零有什么地方不对呢……”

优姬今早就发现零不太对劲。小姑娘观察力敏锐,一下便注意到零的恍恍惚惚。不是因为长期失眠带来的失神。早晨零从房间出来时一脸倦容,周身都是像是被什么事缠上一样的无奈。她仿佛看到了零在皱眉头——当然表面上是什么都看不出的。她猜不出是怎么了。也完全想不出是否与自己有关。

 

“零他不会情愿我来的。”夜刈的嗓音很低,像是靠近地面飘过来。

“你是零的老师啊。”黑主灰阎习惯性扶扶眼镜。

夜刈不自觉伸手摸了摸眼罩:“以前的事,那家伙巴不得快点忘了吧。”

黑主没有接话。

房子里壁炉被烧的暖烘烘,柴火轻轻炸裂劈啪作响。

 

玖兰不相信所谓新年到来真的会带来什么改变,但当他看着优姬温暖轻松地笑着,难免被这样的氛围感染,直到夜晚来临。

 

两个孩子早早就收拾好自己,回到了各自房间。优姬和浅沼约好一大早去医院探望,零因为脸上的疲倦被黑主嘱咐了去休息。

两人住隔壁间,几乎同时关上房间门的声音让黑主听了轻笑起来。这样同调的节奏似乎表示着零与他们生活的融合。

“那我也该走了。”玖兰将零的情况和黑主交换后,从沙发上起身正准备离开。

“咔”一声轻响,优姬的房门冷不防被使劲打开,小姑娘穿着兔子睡裙匆匆忙、却又尽量轻手轻脚冲出来,径直扑进玖兰怀里。

“理事长、哥哥,零他……”优姬抬头,眉头死死皱在一起,“零的状态很不好。”

 

玖兰敲了敲零的房门,径自推门进去。室内昏暗,唯有月光照亮。借着惨白的月光,玖兰看到床上在阴影里缩成一团的男孩子。就像是他再次见到零那天,零的样子。

玖兰这次向前探身,手轻轻搭上零的肩膀。

手掌下的身体竟然在发抖。

“零?”玖兰凑近了些企图探察零的表情。阴影之中看不清,可他怎么觉得……零的脸上全是水痕。

忽然零从笼罩他的阴影里伸出手臂,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了玖兰。

玖兰没来得及看零的表情,他感觉到背后的衣料被一双小手死死揪住,感觉到肩膀上零湿漉漉的下巴。零的情绪仿佛积压已久终于找到一个出口得以倾泻而下。一直以来他惧怕夜晚和黑暗,也惧怕光。他没日没夜想起那天夜里凄惨的月亮和阴影里看不见的粘稠血液。他本以为自己能忘了,而他足足忍受半个月后他发现自己没办法忘掉,无论如何。他受不了了。

玖兰抚上零的后脑勺,轻轻把零抱进怀里。

是他低估了零面对的昏暗过去带来的影响吗?零一直以来过于冷静的反应让他松懈了吗?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在听某一次讲座时被讲师反复提及的名词,他怎么就忘了。

脑子里划过许多念头,但玖兰此刻只觉得庆幸。还好,这次他能在零身边。


—TBC—


评论(12)
热度(9)

2016-05-31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