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零枢片段】咳—— 01.

这么久了差点忘记我还萌着零枢…(喂  
一直吃枢零枢 奈何零枢写起来难度颇大所以产粮很少OTZ终于有了一点点思路 深夜脑子有点乱语言逻辑不通慎
大概设定是杀手x顾客OTZ
三分钟快车大家愿意买票吗(゚∀゚ )
————————
01.
零一用劲,感觉自己的东西已经全部顶了进去。他试着稍微动了动腰便听到身下传来轻轻倒吸凉气的声音。
腰部被男人修长结实的双腿夹住,小腹碰着男人勃发的物什,零有些晃神。
虽然从他会梦到皮肤雪白成熟性感的大姐姐那一天起,他就一直理所应当地以为第一个上床对象必然也会是个拥有柔软胸脯和腰肢的女人,然而经过这么多命悬一线的合作冒险,他又忽然觉得,上床对象除了现在这个男人,也似乎没有别的可选项了。

他低下头看着玖兰枢鬓角的薄汗,压低声音问道:“你……感觉还好吗。”

玖兰还是保持着那个深不可测的笑容,然而还是被已经测得其深浅的零发现了眉间的皱起。
零本来是想慢慢来的。
如果玖兰没有刻意挑衅他(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零可是第一次,这么自信好吗。”玖兰轻轻为自己放上最后一根稻草。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蛰伏在男人身下,但如果那个男人是锥生零,他想他是准备好了。

那个男人也只能是锥生零。
来吧,锥生君。


02.
“玖兰。”零低下头去轻吻玖兰鬓角,两人都喘着粗气,大汗淋漓。

玖兰在上下颠动的画面中不知怎么想起他刚成为家主时参加过的大小聚会,漂亮女人争先恐后贴上来,更有甚者趁着他靠近悄悄伸手抚摸他,而他当时还是刚刚会梦到姑娘温软身体的少年。他用拙劣的借口,近乎逃跑似的钻入书房,几分钟后将手臂从微微发红的眼睛上拿下来,再次端着优雅的笑容走出去。
那种他无法应付的刺激,和现状竟然有了些微妙的重叠。

“玖兰。”

他听见零在叫他。他看着零舔了舔唇——刚刚吻在他鬓角的嘴唇——说:“玖兰,咸的。”
“是吗,”他轻轻地笑,一把扣住零的后脑按到肩窝,手上动作凌厉极了。

“眼睛红了,玖兰。”

好吧。
虽然他永远没可能承认。


—fin—
也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半夜不睡十几分钟都能发辆车出来(虽然是辆破三轮车(。
以后发快车标题都用这个吧😂打上了数字是感觉以后还会发(。

评论(33)
热度(22)

2016-07-16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