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夏】雨夜故事(一生一程paro · 高三时期)

*是一发完不是坑哟_(:зゝ∠)_

*本来是小甜饼啊啊被我最后几百字神转折成什么了呀=-=(写着写着觉得梗不太对劲所以强行走歪… 

*自家浅沼打酱油慎 因为是番外不打一生一程tag 可以独立出来看w 

*强行蹭夏之系列

*虽然走歪还是发出来了 为了混更_(:зゝ∠)_(死 

————————————————————

下雨了。

 

夏季本就天气多变,早晨离开家时旭日初升,到了下午却已经没了阳光的踪影。

零今天特别课程结束得早,走到教学楼一层时路两边灯已打开,但天还没有完全黑。沉重闷热的水汽从地面慢慢升腾上来,从下向上将他包裹。待他刚要迈出屋檐,大雨霎时间倾盆而下,生生将屋檐下的空间用雨帘与外界封闭阻隔,让零有些看不清外界。

所幸是带了伞,早晨离开家前被玖兰叫住带上的。

 

零按了一下伞柄上的按钮,长柄伞哗一声打开来,墨蓝色的伞面,在更暗一点的雨夜里就会融化不见。

零撑着伞走进漫天大雨里,雨水再次将伞下的空间隔离出来。

雨滴持续不断砸在伞面上带来额外的重量和掩盖一切的雨声。就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这一小片空间,而零撑着伞,在这片小小的空间的庇护下踩着积水,向家走去。

 

天色很快黑下来,零的雨伞已经与夜色融为一体,加之着黑色制服,他整个人都淹没在这昏暗里。

忽然眼前掠过去一抹浅绿色的荧光,零仔细辨认出那把发着光的伞的主人,对方明明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不知从何而来的责任感让他叫了快要向反方向远去的人的名字,可对方并没有听见。

是雨声太大了吧,对方也没有发现自己。

 

零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看着优姬急匆匆踩着水消失在雨夜里,刚想要不要与黑主联系,眼前便又掠过一抹相同的荧光。

不同的是伞的主人跑过他两步,又发现了似的扭头看过来。

是浅沼原。

“啊锥生!”浅沼两步并一步跨到他面前,鬓角被汗水沾湿,明明因为下雨空气已经变凉了,“你刚刚见到优姬了吗,她是不是向学校那边去了?”

零一脸不能理解地看着他。

“她以为快大考了我肯定会去上课程,发消息说下雨了来接我。”浅沼缓了缓,“结果我电话过去接的人是理事长,说她没带手机撑着伞跑去学校了。”

“傻不傻她……”浅沼叹口气,话音没落便冲零挥挥手继续向学校赶去。

 

“……”这他该评价些什么。

笨蛋情侣吧。

 

零笑笑继续向前走,可不知怎么,却忽然想起玖兰枢。玖兰说今天会很晚回家。

打开冰箱溢出的光会是房子里唯一的光源,这画面已经完整地出现在他的眼前了。他甚至想起了速冻食品的凉意。

零面无表情摇摇头,企图将这画面从脑子里甩出去,随便甩到什么地方,总之从他与世隔绝的这一小片空间里丢出去。

可他却又不由想象那些画面里的他被丢弃在大雨里的样子:脚下踩着积水与污泥,身上被雨水浇透。

丧家之犬一般。

等等……他在瞎想些什么,是大雨带来的脱离世界感让他思绪乱飞的?零又摇摇头,他明明有个家,虽然今天是空的。

一些消极的情绪如先前升腾的沉闷水汽般将他整个人包裹,怎么回事。他不太明白。

 

他向前走着,一时没注意前路,冷不丁感觉伞尖撞上了另一把伞。

零也不好说前面人不看路,毕竟淹没在雨夜里的是他,走路不看路的也是他。

他有些吃瘪地抬起头,一句“抱歉”却被堵在喉咙口。

 

玖兰枢穿着剪裁合身的深色衬衣、撑着伞站在他面前。黑色的甲壳虫被他停在路边,像是雌伏在暗处的忠犬,随时等待接主人回家。

“看你好久了,零,”笑容从玖兰暗色的眼睛里溢出来,一个不怎么掩饰的憋笑表情,“刚刚摇头做什么呢。”

 

零愣住了,这下那些画面又出现在他眼前。相同的地方,但有暖黄的灯光充溢。

“……没事。”他回答得有些迟疑,仍是不明白自己这是什么情况。他早就明白玖兰对他意味着什么,可这样上下波动的情绪扰得他有些心神不宁。

 

他被玖兰枢接上车。关上车门,他又进入另一个密闭的空间。

“我今天去找了黄梨,”玖兰一边给车点火一边说,“他说你最近有些神经衰弱,不是吗。”

是吗。零怀疑地皱眉。

玖兰继续说着:“快到最后的考试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你的情绪不太稳定,零。”

好吧。

“可是你必须知道,”玖兰在启动车之前转过头看着后座的零,虽然车内光线昏暗,零却觉得看到了玖兰眼里的光,“我在这里,你不用怕什么。”

 

零忽然觉得安心下来,可他还是不知道为什么。

大概这是玖兰才有的魔力吧。


Fin.

25/07/2016


ps.我也想要有荧光的伞(x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