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同人写手问卷

最近都是一条咸鱼_(:зゝ∠)_被越无无艾特了 对问题挺有感触的来填填这个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其实笔名是啊伍!但是太不显眼了我也没怎么提…大家都叫小衣阿莝什么的也挺好。

没什么来源,瞎起的,当时自己都不认识莝这个字(躺

 

2.当写手多久了?

正式一点应该是高一……一晃这么几年还是没什么长进OTZ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懒癌重症,零零散散加起来可能才十几万吧……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自己脑子里有独特的故事,可是总靠脑补又会忘掉。

现在因为喜欢,以及能写。

关键是能写(。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小学毕业暑假…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救命……

不过现在读来还是觉得当时的脑洞很棒就是了。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都有,不过只发同人。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类型的话什么都喜欢过,强强啊美强啊强攻弱受啊等等等等。

共同点是两人互相了解知根知底充满默契,这样的相性模式很撩我。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枢零塞夏秀业黑瓶卷黑。

早期产塞夏,现在产枢零,秀业不会写,黑瓶难把握,还有一个rps可是不敢写_(:зゝ∠)_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写实向吧,动作+语言神态凑字数,细节伏笔狂魔,风格淡得出鸟。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村上春树。

最近在读爱丽丝·门罗,也很喜欢,感觉她写爱情简直绝了。

 

12.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写文一分钟,看文两小时。

 

13.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没有刻意模仿过,但是文风似乎很容易受影响……越是喜欢的文对我的影响就越深。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更新频率如何?

有手感时效率比较快,经常一两个小时赶文混更…(死

一般是有认真看文的读者姑娘催文会更得很快(。

更新频率的话,使用lof以来每个月都有产粮就是了(除了某个月一句话混过去了

 

15.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一定要天黑,一定要听歌。

 

16.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

不写( ̄_, ̄ )

我还有好多好玩的没有玩呢!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现代架空生活琐事,因为最熟悉,但是反而会考据很多。

别的题材也写过,大场景都靠脑补,会在奇怪的地方瞎考据。

 

18.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给坑了很久的脑洞敲上最后一个标点的时候。以及有评论的时候。

 

19.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伏笔细节太多,还不容易被看出来……

以及长篇的节奏问题。

还有想表达的太多经常中途改设定……

 

20.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两个cp贴两段吧,正好对比一下…

【塞夏部分,当时装逼如风的文风…这段没发过,不过是抠字眼坏习惯的开始=-=】

    在返程的车上,夏尔靠着座椅椅背偏过头,看西边地平线上慢慢沉堕的红日。因天色渐暗而眸色变深的眼睛浸泡在余晖里。

    确是从刘的话里捕捉到不少信息,但获得越多越是觉得消极。

 

    “关于那个男人,我倒不是很了解呢,伯爵。”刘搂着蓝猫,嘴角仍旧是带着黠意的笑。

    “那就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夏尔语气坚定不允拒绝。

    “那个男人,曾经……”刘的话因为蓝猫扯了扯他的衣领而被打断。

    “蓝猫?”刘看了看,怀里美人的杏黄眸子正盯着自己,那眼神像是在阻止他说完接下来的话。

    “没关系哟,”刘的笑意像是更甚,“很有意思,不是么。”

    刘抚了抚蓝猫的背,没有睁开的眼睛却定定向着夏尔,

    “那个男人曾经,对伯爵来说非常重要。”

    

    夏尔动了动嘴唇,看着车窗外的夕阳一点点隐没。

    “曾经啊。”

 

    曾经。

    它代表着永不可返回的过去,它将过去与现在生生撕裂不留一点瓜葛。“他曾经对我非常重要”,若不加以补充说明,似乎也就意味着,“他现在对我毫无意义”。

 

    夏尔想想自己当时应该是平静极了的。

    刘的意思很明白。

    既然是这样。

    为什么还是要找他。感觉心里一簇微渺火焰仍在燃烧,尖细声音叫嚣着要找回他。

    

    “我所了解的便是这些。伯爵应当明了了吧。”刘从面前桌上执起紫砂茶杯啜了一口,“来自中国杭州的明前龙井,伯爵要品品看吗?

 

【枢零】

   “怎么了,玖兰?”约瑟察觉身后的人一直没有动作,他应该感谢战役已经结束,现在能有这样的余裕发愣。

    玖兰枢最后深深看了一眼面前开阔地里的尸体。

    没有人的灵魂能进入天堂。

 

    “没什么。”他转过身离去,夕阳在他背后。

 

    约瑟细细地抚摸枪身,就如在和老友交谈。他最后满怀留恋地抬起头,“真不敢相信战争已经结束了,但要我脱离这种生活可不容易。”

    “你不应该对能回家欢欣鼓舞吗,”玖兰枢淡淡说,“不过对方只能留在这里,特别是……没有家的人。”

    “这语气真不适合你,玖兰,你在我心里一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混蛋军官。”

 

    玖兰枢没有回应。

    战争让所有人直面死亡,让人习惯手掌浸泡在尸体内脏里的黏滑,迷恋上终结一个生命的快感。

    他曾相信每个生命都是奇迹。那是他妹妹告诉他的,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她说自出现第一次心跳,一个生命便从虚空中诞生,他终将降临于世,来到人们身边。而她现在可能已经听到了消息,正坐立不安地等待他回到本国。

    她会扑上来拥抱他。然后高兴地告诉他她寄出去的信件收到了回音。

 

    “不过我最后一个对手真带劲,”约瑟喜欢把敌方称为对手,这让他觉得干劲十足,“那个漂亮小子有一头银发,不说话,但攻击又快又猛。”他咂了咂嘴仿佛回味激战中弥漫的血腥味,“不过显然他早就体力不足了,于是我直接割断了他的喉咙,干脆利落。”

 

    玖兰枢有些惊愕地侧过头,看着浑身是血的男人有些兴高采烈地比划,“血喷出来大概有这么高,你一定没有见过那场景,漂亮极了。”

    玖兰枢没有回应。

    男人停下来,看着玖兰,透绿的眼睛射出洞悉的锐利的光,冷得吓人,“你见过那具尸体,不是吗玖兰。”

    “是。”玖兰枢的眼睛深不见底。

 

    “你认识他。”

 

    “战争已经结束了,约瑟。”玖兰枢没有看身边杀气满眼的男人。他背对着夕阳,背对着那片土地上的他。

    “……你认识他,是吗?”约瑟难得犹豫片刻,再问出口时语气已恢复了平和。

 

    玖兰枢不着痕迹地深吸一口气。战场上扬起的尘土还未落下,新鲜的伤口血味弥散,刚倒下的尸体开始腐坏,死的气味填满了他的呼吸道。

 

   他偏了偏头,语气淡漠听不出情绪。 

    “不,我不认识。”他说。

 

21.写过h吗?

没剧情写的时候就写h(。

 

22.坑品怎样



 

23.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有,长篇坑了100年,很茫然。放弃没想过。

翻翻墙看看别家cp,忽然来了灵感发现第一反应是往枢零上套,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和枢零还没完。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要有变化。

不论是剧情还是人物。时间在变,一切都要变的。如果文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变化,差不多我就要整个重来了。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从明目张胆装逼到悄悄装逼(不是),描述上稳了很多,学会用动作神态表示情感变化,故事架构的把握设置上也进步了一点。顺便放弃了雕琢文笔,基本(。

 

26.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没,边写边检查。

不会,会抠字眼修改细节。

 

27.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没手感…

以及“怕自己写不出想要的”这种情绪。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填旧坑开新坑,尝试更多设定和风格。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加油呀咸鱼_(:зゝ∠)_

 

30.艾特几位好友继续吧

 艾特我家亲爱的太太_(:зゝ∠)_ @沧冷。 

评论(31)
热度(2)

2016-08-0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