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片段】啊…就是瞎写混混更

抱歉该写的又(顺利地)拖了这么久orz 开学了有一点忙 脑洞也磨没了…又到老年人靠瞎写复健的时候了=-=

写之前在听各种版本的心拍数#0822  忽然有了这么个脑洞 临时短打的文 大概不太能看…

——————————————————

01.

玖兰枢向羞红了脸的优姬告别,装模作样地整理自己缺了第二颗纽扣的校服外套,路过无数偷偷看他的女孩子,走到校舍前的樱花道时遇见了锥生零。

零正看着头顶雾霞般笼罩下来的樱花。起了风,被揪掉全部纽扣的外套下摆被风吹起,衬衣领在风里上下扇动。他抬手把被吹乱的刘海索性向后拨去,露出洁白的额头。

全世界的樱花都落了下来,被风卷夹着从零身边飘过去。

 

“很受欢迎呢,锥生君,”他客套地笑笑,从零身边走过去,“恭喜毕业。”就算是再见了。

他没回头,不知道零看着他踩着樱花走远,直到确定他走出还来得及转身的范围。

 

即使他从来不是见好就收的人,他也明白有的东西不是非要等到气数殆尽才难看收手。

 

02.

锥生零在毕业典礼当晚收拾高中时代的东西,书和试卷已经堆了满满两大箱,剩下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被他一件件收进一个小盒子里。每一件东西的事他都记得,可他不是个念旧的人,这些也只是不再用得上的东西而已。

 

寒假滑雪时戴的绒帽。

新年当晚在神社求得印着大吉的签子。

去年秋天一片正巧落在他头上的叶子。

夏日祭上买的狐狸面具。

春天在樱花树下的照片。

 

原来有这么多用不上的东西。

盒子已经装满了,可还有很多没能放进去。

 

他坐在地板上环视这间屋子,没有更大的容器了。他歪着头想了想,站起身走出房间,找来一只箱子。

他重新在地板上坐下,将小盒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整整齐齐放进箱子里。

 

春天在樱花树下与玖兰枢的合影。

夏日祭和玖兰一起买的狐狸面具。

去年秋天玖兰从他头发上拿下来的叶子。

新年零点时玖兰递给他的大吉签。

寒假去滑雪时玖兰硬让他戴上的绒帽。

 

零拉出一截纸胶带给箱子严严实实封了口,确定即使箱子会被扔进储藏间的最深处,也不会有什么被挤压露出。

收拾完毕,他站起来去搬箱子,弯下腰时却有什么从外套口袋里掉出来摔在地板上,很清脆的声音。

他顺着声音看过去。

他校服的第二颗纽扣。在那些大胆的女孩子红着脸揪走他的纽扣之前,被他自己拿下来的。

本来也不是要给谁的。给人揪走留些无意义的念想还不如他自己取下来扔了。

 

03.

反正要给的人已经走了。

 

04.

反正纽扣已经被谁留下了吧。

玖兰本来是想回头的。



Fin.

还是习惯性说了反话orz不知道这次有没有明显一点。


其实玖兰想到的事,零也明白的。

评论(19)
热度(20)

2016-09-24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