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片段】UNTURNED (吸血鬼X人类 03.)

万年坑…想起来了摸鱼填填 一晃都11月中旬了_(:зゝ∠)_这个月还没更新点什么 老年人复个健_(:зゝ∠)_

发生在片段 01 02 之后

————————————————

“如果你变成吸血鬼……我是说,你愿意变成吸血鬼吗,零?”

零不是没想过玖兰会有这种念头,毕竟吸血鬼与人类,本也就是猎食者与猎物,可当玖兰真的问出来,他才惊觉自己什么时候已经这么相信这个吸血鬼了。

他想看玖兰的眼睛,可又怕情绪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暴露在外。

“我……”他的视线左右游移,所及之处除玖兰逆着光的身影外全是午后的灿烂金色。

不会让你这么做的,吸血鬼。

他本是可以脱口而出的,但他已经不再是初识玖兰的锥生零了。

阳光将整个图书馆熏蒸出古旧书页的气味,零太过熟悉这种气息,它和那天下午他所觉察到的一模一样,甚至连在光束间穿梭的细小浮尘也是。

“你想变成人类?”他记得他这样问过,也记得玖兰淹没在阴影里的眼睛。

你终于还是放弃了。

零轻轻“啧”了一声,咬咬牙看向玖兰,视线直直撞进玖兰的眼里。

他被一股厚重的悲伤气息包裹沾染,可他找不到落点,找不到这股让人难过的情绪源头。

 

“你安心,我不会。”玖兰轻轻笑起来,他摇摇头,“零,我不想让你变成这样。”

他逆光站立,身后的落地窗外是被上帝眷顾的世界,也是他面前的人的归宿。

 

零是从黑暗中挣扎着醒来的。

惨淡月光无法驱散室内的昏暗空气,零难以也根本来不及寻找些许光源让自己平静,此刻光亮是诱人的灾祸,他企图找寻,本能却让他避开。

干渴和欲望源源不断从他的身体里涌出,犹如炽热火焰灼烧。他试图大口换气,可肺部却像是随着每一次呼气慢慢干瘪。他的喉咙里传出砂砾般的喑哑低吼,每一次出声都在攫取更多氧气。

血,他需要血……谁能,谁能!怎么回事……玖兰枢,玖兰……!

 

直到零再次被黑暗淹没,玖兰才推开门走进来。他早就发现了,可他却生出罕见的不知所措的情绪来。他知道他此时不能插手,可他不知道他该怎么面对零。

零就要变成吸血鬼,可他无法逆转这一切。他唯有让一切停止。

 

零似乎在黑暗里听见了呼啸的风声从耳边掠过,似乎嗅到了在池沼中腐烂的落叶的气味,似乎感受到了路维尔镇教堂顶部黄铜大钟敲响时传来的震动。

“我不想……你变成这样。”似乎听见了玖兰的声音。

 

这是优姬第一次不敢触碰玖兰。

玖兰坐在壁炉旁的扶手椅上,壁炉里的圆木还在火焰里哔啵作响。跳跃的火光映在玖兰脸上,他仿佛一块精致而苍白的大理石雕塑般一动不动,不可接近,无法触摸。

优姬嗅得出玖兰衣服上残存的外面世界的气味。如此突兀的、不该属于玖兰的气味。

“被发现……有人看见吗。”她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她不再认定人类只是猎物和敌人,可他们却终究与人类不同。他们无法变成人类。

玖兰没有回应。他自顾自提出新的话题:“优姬,我做的没错。”又迅速将它终结:“他不会再回来了。”

 

锥生零醒来时浑身酸痛,床边他的胞弟趴在那里正睡着,与他一模一样的脸上写满了疲倦。

入眼是他住了十几年的屋子,午时的耀目光亮越过窗户落在床上,光芒不再是灾祸,却依旧让他有些头晕目眩。

他垂下头揉了揉太阳穴,身上奶白的毛毯在阳光下近乎变成金色。他甚至想象得出这条毯子被裹在熟睡的吸血鬼身上的样子,而现在上面只剩下了夜风的呼啸。

不是要放弃了吗,玖兰枢……你这是让我怀念什么。

零抓起毛毯将脸埋进去,柔软的质感抚慰着他。

他忽然想起了可可馥郁的甜香味。

 

—(居然还有)TBC—

依旧是“想变成人的玖兰”和“因为玖兰无意识影响向吸血鬼转变的零”以及“远离玖兰变化虽不可逆但能停止”这样的设定

具体在这一段里是“知道零不想变成吸血鬼的玖兰”和“以为玖兰要放弃变成人并且来转变他而心生抗拒的零”,因为是从他是龙来的灵感,所以大致对应电影里男女主角分开的那一段_(:зゝ∠)_

(话说零是怎么被拐的还没想好_(:зゝ∠)_


评论(17)
热度(9)

2016-11-13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