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梦见鹿(短完)

成功赶上末班车——!咸鱼的12月依旧是有更新的一个月(咸死算(。

依旧很迷(。)的短篇 其实只是脑了一下小鹿零然后写了起来…感觉复健没有成功orz

大家圣诞快乐ww

————————————————

“圣诞快乐。”

这是玖兰见到零时零的第一句话。

“……你看什么。”

第二句。

 

玖兰也不想这样盯着零看。

如果不是零头上的鹿角,和身上驯鹿图案的毛衣的话。

 

要不是优姬提起,玖兰恐怕永远也不会觉得圣诞节到了。城市里商家精心营造出温暖热闹的气氛,发光的圣诞树,缤纷的礼物,于玖兰而言也只是从旁经过时多了些喧嚣,他没太在意过,也不觉得零会在意。当优姬提起圣诞节在理事长家聚餐时,他也只是微笑着敷衍过去,心里想的是今年怎样和零逃过黑主的特制节日料理。

“哥哥可以晚些来,零要记得早点哦。”优姬走前对零挥挥手,仿佛两人间酝酿着什么秘密。

零提前去帮忙的话,今年的料理似乎变得可以期待起来了。

玖兰这样想着扭头去看零的反应,可入眼依旧是零没什么表情的一张脸。

 

玖兰承认他是想提前知道的,在看到零这副样子的瞬间。至少他还可以给优姬提点建议,比如零毛衣上的驯鹿大头像实在是太滑稽。玖兰盯着零半分钟没说出一句话,皱着眉头仿佛在思考什么人生哲学。

 

“哥哥,零,在门口站着干什么。”优姬端着没来得及放下的餐盘跑过来,她戴着和零一样的鹿角装饰,身上的毛衣也和零的一样傻乎乎的。

玖兰已经不用去想黑主和浅沼会是什么样了。他将脱下的外套挂起来,踩着柔软的室内拖鞋走进屋子里。

室内暖和得像正值深春,玖兰挽起法兰绒衬衫袖口去厨房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以前他是不会出现在厨房这种他没法应付的场合的,和零在一起之后多少也变得有了一点经验——像煮出一碗番茄消失了的蔬菜汤这种可以让零嫌弃一辈子的事之外,倒是也没少给零添麻烦。

厨房里零正在岛台前给汤调味,听到他的声音转过头看他,一脸的询问意味。

“有什么需要帮忙吗。”玖兰走上前看零手里的工作,也不清楚和自己相处了这么多年,零是怎么做到完全不受他影响,还练就一手好厨艺的。毕竟是让挑剔惯了的蓝堂吃到扶墙回去的味道,对于日常料理来说似乎是有些好得过分了。

“玖兰你……黑主在你还觉得不够吗。”零绷着一张脸有些没好气,紧皱的眉毛却在尝过经他调味的汤后缓和下来。零轻轻吐了口气:“算是抢救回来了。”轻声念叨着。

“什么什么?零君你说什么了吗?”黑主捧着一筐生着红色孢子的绿色苔藓走过来,不用说也是鹿角和品味奇特的毛衣。

“没有。”零面不改色,同时出手拒绝了黑主想把苔藓扔进汤锅里的邪恶企图。

 

玖兰的目光一直落在零头顶的鹿角上,也不知道优姬用了什么方法,让鹿角看起来就像长在头上的一样。

真的很像长在头上。鹿角的根部埋在头发里,却看不出有什么固定的痕迹。

玖兰最终还是伸出手去摸了,虽然很快被零甩头将手晃走,他却在短短几秒内感受到了奇怪的东西。

温度。

零头上的鹿角是有温度的。就像那不是装饰而是确确实实就长在零的头上一样。

 

“零……”玖兰欲言又止。

零一脸疑问地看着他,见他没有下文又转回去继续专注汤锅。

 

玖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然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直到坐上餐桌准备开动,终于被桌上那筐黑主的苔藓镇住了。

他本以为黑主的奇妙料理已经被零扼杀在襁褓里了,可没有想到它偏偏出现在了最关键的地方。如果他之前修的植物学还没记混,这似乎是……石蕊?驯鹿食谱中主要的一种苔藓。他对石蕊的了解仅限于驯鹿的主食和曾用过的石蕊试剂,所以这是怎么登上他们的餐桌的?

 

“枢君怎么了?不想吃吗。”黑主一脸担心地看着他,表情认真地就像那筐东西真的能吃一样。

而实际上黑主也确实将苔藓放进了嘴里,同时为玖兰的盘子添了不少。

 

关于黑主的脱线玖兰体会的不要太多,可今天这种……?

玖兰看向零,零也放下举到一半的苔藓看着他。

“玖兰,你今天怎么了。”零看起来像是有点担心,虽然真的只是有一点,“没食欲吗。”

他应该有食欲吗?玖兰低头看着这盘东西,他确定它们陌生极了,从来没有出现在他餐桌上的那种陌生。

“我们驯鹿不就是要吃这个吗,哥哥今天怎么了?”坐在对面的优姬一脸理所当然,她旁边的浅沼也在进食这种苔藓。

 

“玖兰?”零皱着眉毛看他,就像是他的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玖兰没有回应。

“……玖兰?”

“喂,玖兰。”

玖兰枢仿佛听到了有别于零所在方向的,零的声音。忽远忽近飘渺不定,却在下个瞬间忽然凑到他面前。

“玖兰,醒醒?”

 

玖兰兀得睁开眼睛,屋子里暖和得像正值深春。清晨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钻进来点亮他尚不明晰的视野,床头上的槲寄生垂下来,正碰在他的嘴唇。

零一脸担心地蹲在床边看他,晨光落在他的头发上像是在发光。零穿着他常穿的那件白色T恤,头发软软搭在前额,头顶没有鹿角。

“梦到什么了吗。”零皱着眉毛看他。

玖兰稍微缓了缓,只觉得头浑浑噩噩不清醒。他瞥见卧室门上优姬带来的鹿角装饰,大概也明白了梦的缘由。

“没事。”玖兰将垂下来的槲寄生轻轻拨开,伸出手勾着零的后脑勺拉近自己,凑上去轻轻吻了吻零的唇角。

“圣诞快乐,零。”

 

 

Fin.



-你怎么开始想过圣诞了。

-今年让我印象深刻。(笑)说起来,优姬带来的鹿角礼物,零不打算戴上吗。

-???

-不戴上吗,零?

-玖兰枢,今天没有你的饭吃。


补一个石蕊的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评论(14)
热度(42)

2016-12-25

42

标签

枢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