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莝 —

【枢零||情人节】危情九分钟(末日向/短完)

(掐点失败迟了一分钟…崩溃大哭QAQ)

不烂尾就不是我了(喂)感觉能成为长篇……然而咸鱼表示拒绝(。大概是要耗死在老夫老妻设定上……微弱地撒糖_(:зゝ∠)_

——————————————

关键词:血、猎杀、巧克力

 

00.

锥生零随手揩了一把溅在脸上的液体,看着窗户上越来越多的人影,咬咬牙暗骂了一句。

天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上来的,他家可是20层!

无意义的嘶吼已经四处倾压过来,大门已经快顶不住了,干涩刺耳的抓挠声混着猛烈的撞击时刻提醒他: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要快点离开。

 

01.

锥生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惹上这些东西的,这些本该生活在这个城市地底下的丧尸。

作为A市一名普通的在职猎人,他的生活无非就是到点打卡上班,接个任务出门两小时,帮着小区巷子里的大爷大妈清理一下偶尔出现在地面上的丧尸残支,收拾干净自己回来继续在办公室等待任务。日子平淡无聊,锥生零却对此十分满足。上一场大战才过去没几个年头,战后生活,不奢求太多。

本来今天也一如平常,下班回家,做饭吃饭,整理上个月的工作报告,洗澡准备休息。刚从浴室走出,一声电流戛然而止的轻响,黑暗迅速侵袭而至。

零所在的地区在战后仍没开始建设,电路设施老化,停电也不算少见。他凭着印象摸黑找寻自己的手机,下个瞬间全身的细胞都被门外一阵丧尸的吼叫声惊得警觉起来。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零尽量轻声在房间里找到了手机和格洛克18,不光是大门,阳台、所有窗口,丧尸制造的巨大响动织成了一张网,而他锥生零就是这网里唯一的猎物。

零按亮手机看了眼,2月14日23:50。信号还没有断,可手机上空空如也,没有收到任何警报信息。零皱了皱眉,点开联系人直接越权将消息发给了异情管理局的最高责任人。

一片漆黑,整栋大楼的电大概都已停了,除了丧尸的嘶吼只剩寂静。在发现其他人之前先顾自身要紧,零没空去想这栋楼里的人是不是已经变成了尸体,他现在要做的是活着从这里出去。

 

屋里除了手机再无其他光源,惨白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将慢慢爬上来的丧尸影子投射在地板上。

零从不知什么地方摸出支蜡烛和几根火柴,获得微弱光亮,他动作极快,找出闲置已久的蓝牙耳机戴好,迅速收拾起一个包裹。包裹里是几件简单衣物,一瓶水,几块巧克力,一点药品和一些工具弹药。

巧克力不是零的喜好,可他一时找不到其他干粮。那仅有的几块巧克力是他嫌弃太难吃扔在家压箱底的,上面还有凹痕,他不用看都知道刻的是什么。

而他也这才想起来,今天是情人节。虽然他从不在意这种东西,可现下想起也是平添了一丝烦躁。他只想安安静静待在家里,拒绝任何想进来的混蛋。

23:51,零又看了眼手机,在这期间他已经收到了回复。

 

“发件人:玖兰枢

等我。”

 

不是让你来救是让你开始应急预案!零气不打一处来,他早该料到这位负责人先生会这样自作主张,毕竟三年前他就已经有足够体会,玖兰枢直接将会议丢给助手一条拓麻支了架武装直升机就来找他的事他保证记一辈子。天知道他只是告诉玖兰他在这里发现了不同的进化异变,并且准备单枪匹马撤离。

可现实没给他留时间反驳回去,窗户已经传来了侵入的声音。

零看着窗口即将爬上来的丧尸抬手上膛就是几枪,丧尸因巨大的冲击力向后仰去,炸裂的胸口喷溅出大量血液,零没来得及躲闪,被腥臭血液喷个正着。

没时间清理了,零随手擦了一把脸上的冰冷液体,打开背包。

包里有一把抓钩枪,他可以直接从窗口垂降到地面,找最近的路先赶往异情管理局。

 

零在窗口简单查看情况,一边提防即将被撞开的大门,在丧尸破门而入前,他大概还有十秒时间。

十。

整栋大楼已经被乌压压的丧尸爬满,他不知道丧尸是怎么垂直爬在墙壁上而不掉下去的。

牛顿的棺材板压不住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整片区域除了公共照明尚还存活外无一不落入黑暗,远处已经有武装直升机打开探照灯开始侦查情况,然而他心里明白,他的附近高楼耸立,所处位置又太偏,无法发现他。

六。

零探出上半身,勉强将快爬上来的丧尸击落。他枪法极准,可枪的载弹量只有33发,随身携带的子弹亦是有限。不能浪费。

三。

大门即将溃塌,零握着抓钩枪站在窗框上面对室内。他已经准备好了。

“嘿,siri,”他冲着手机里的助手道,“时间。”

“好的,锥生先生。

现在时刻下午23点53分。您收到了一条信息。”

一。

“信息内容如下:我来接你,不想死就别用抓钩。”

大门轰然落下,丧尸争先恐后挤进屋内,大量尸臭味汹涌而来。零轻笑出声,扣动扳机,从20层楼上垂降下去。

 

现实毕竟不是游戏电影,无任何保护措施直接垂降极其危险,任是特种部队也不会这样做。更何况大楼墙壁上已经黏满了密密麻麻的丧尸,最终到达地面的是他还是他的尸体,没人知道。

零全神贯注看着上方,边向下降落,边矫健地避开丧尸的捕获,将他们一个个踢落下去。

丧尸的数量远比他想得要多。这群已经被逼至城市地下的怪物到底是如何发展壮大至此,且变成现在的样子的,他还没有合理的猜测,他仅能勉强猜出,在战役结束的三年间,这群东西可能并不像他们认为的那样在地底下苟延残喘等待被全面清扫,而是被其他力量操控,最终,进化成了现在这样。要开战了,零知道。

 

“siri,时间。”

“好的,锥生先生。现在时刻下午23点55分。”

只过去了两分钟,可零的体力已经开始不足。这样直接垂降本身就需要极大的肌肉力量,加之这群怪物比他想得要更难对付。

零估计自己现在已经落到了十层,而身后忽然有巨大的风声撕裂空气向他而来。

好吧,他知道是谁。

 

“零!跳过来。”身后的武装直升机在空中寻找到合适的位置悬停,软梯被放下。玖兰枢的声音在螺旋机翼的旋转声中显得微乎其微,可零听得清清楚楚,和三年前的一模一样。

 

这是最快的撤退方法了,楼宇间距离有限,长时间悬停难免位置偏移,他要是拒绝才是找死,同时对他们俩而言。

软梯就在身后不远处,零全身用劲,踩着脚下的丧尸脑袋反身一跃,正好抓住软梯中部。

 

零站在武直机舱内,看着面前的男人仿佛他不存在一般拧着眉毛跟异情管理局联系最新情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现在这会儿还装什么。

零放下背包,从里面摸出巧克力扔过去。

巧克力上刻着KZ,什么意思不言自明。玖兰曾给他的特制巧克力,极好的干粮替代品,虽然零无比嫌弃它的味道以至于被他压箱底放了三年,依旧是可以拿出来将就的。

 

“我可不希望几年过去,你还是这样看我,零。”玖兰枢从椅子上站起身,走近他。

“要开战了。”零看着玖兰越来越近,丝毫没有躲开的意思,“比三年前严重。”

“我知道,零,”玖兰凑近零的唇角,轻轻啄着,“你准备好了吗。

“在下面分部藏了这么久,终于还是要到出头的时候了。养老生活已经结束了。

“我们还和以前一样,你是我最完美的搭档。”

 

“现在是情人节的最后一分钟,情人节快乐。”

 

Fin.



tag下的大家情人节快乐~

ps.明天白天会惯例将所有一起来玩的文章整理在一起留个纪念(づ ̄ 3 ̄)づ

评论(19)
热度(40)

2017-02-15

40

标签

枢零